优书网 > 巨龙 > 第六十五章 搜刮

第六十五章 搜刮

  丹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这个家伙在面馆的时候嘴脸可不想这样谦逊啊。

  凡羽没想这些,他只想知道怎样能尽量多的带出财物,他开口问道:“敢问斗笠大哥贵姓?”

  那斗笠男有些意外凡羽如此的客气,他渐渐安定住心神,答道:“鄙人姓张,全名张小根。”

  凡羽看着遍地的黄金道:“张大哥可否能告知小弟如何将这些金银运出此地?”

  张小根摇了摇头,“就凭地上金银的数量,咱们三个运上一个月也搬不走,要是想尽可能的多带点儿钱出去,还得拿银票。”

  “银票?是什么东西?”

  凡羽和丹山两人都摸不着头脑,张小根看着一脸迷茫的两人,有些想笑,但还是被强烈的求生欲给制止了。

  “银票呢以前也叫交子,上面写着多少份额就值多少银子,你可以看这银票上头的发行机构是哪家,就可以带着银票去那个机构置换成银子,就俩字儿,方便!”

  张小根不厌其烦的跟两个人解释着,可见这家伙对开口说话这种活计十分感兴趣。

  “那就劳烦张兄把怀里的银票交出来吧。”

  凡羽看着张小根怀里鼓鼓的,想必藏了不少好东西,这人比自己早来许久,方便带走的他估计都拿了。

  果然,张小根的脸色瞬间变了,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凡羽,但回应他的只有冷冰冰的眼神。

  他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看似人畜无害平易近人,内里却早已胸有成竹,只待猎物上钩了。

  张小根极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大摞叠的整整齐齐的银钱,在心里怒骂老天爷对自己不公,好不容易自己从万丰赌场近日的蛛丝马迹中觉察了有漏洞可钻,是个大发财的机会,没想到其他人也看透了,来了一波又一波人,还把自己堵在了里面,唉,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至于身外之物什么的,给了就给了吧。

  凡羽将其接过,看了看上面的数值和发行机构。

  “嗯!五千两一张,这一叠不得上百张呀?发行机构为汇通商局,看来是个大牌子。”

  张小根泫然若泣的看着凡羽手中的银票,说道:“汇通商局在整个中域都能说的上是大品牌,绝不会贪墨您的银票的。”

  凡羽将银票收下,准备接着找些值钱的财物。

  他从身上脱下衣服做成了个简易的袋子,丹山也有样学样,看见什么值钱的就往袋子里装,这不,他觉得墙上挂着的夜明珠尤为耀眼,便一颗颗的拔了下来。

  突然,就在丹山拔下了顶上那颗夜明珠时,一个方块盒子掉了下来。丹山将其打开,里面也是一颗夜明珠,但大小和之前的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原来的夜明珠有眼睛大小,而这颗明珠之王便是半个头颅的尺寸。而且其色泽呈幽蓝色,形体圆润,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

  “这是!耀月神珠!唯有日日在阴时出来吸收寒月精华者方能成就此珠,素闻当初在江南曾经出现过一颗,可不知为何到了这里。”

  张小根看得眼睛都直了,他来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什么出人意料的,可这俩货一来这就盆满钵满,人比人气死人啊!

  凡羽挠了挠头问道:“它看着是挺漂亮的,可问题是有什么用呢?拿来照明吗?”

  张小根瞬间无语了,他指着凡羽不争气的道:“这可是耀月神珠呀!若是练就阴寒功法者得此珠,将其中寒月之力吸收说不定修为能直接暴涨一大节。就算不是那些阴寒功法者拥有它,将其装饰在屋内也能起到凝神聚气的作用,长此以往也是对修为有促进作用的。”

  凡羽一下子了解了这么多,不禁给张小根点了个赞,他没有计较张小根的动作,而是对丹山道:“丹山大哥,既然这珠子是拿到的,那你就带着它吧。”

  丹山抱着这颗所谓的耀月神珠,脸上全是无所谓的表情,“这玩意儿太大了,我带着它容易容易弄碎,还是给你吧,你的手脚会更小心些,我找找其他的就好。”

  “唉,此言差矣,谁找到的就归谁,这是规矩。”

  “那我送给你了。”

  看着两人互相推让,张小根恨得牙痒痒,只能在心里面默默腹诽两人,‘你俩要是都不要,那给我好不好呀?’

  二人僵持了好久,终究还是凡羽收下了这颗珠子,一转眼便将其放入了方寸戒中。

  张小根看着凡羽一个转身,说法的耀月神珠就消失不见了,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想知道自己的视力是不是出了毛病。

  凡羽对着张小根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别再揉了,再揉眼珠子都出来了。

  接着三人也纷纷开始搜寻其他东西,在张小根的指点下,俩人也收获不少珍惜东西。

  当三人装的全身都放不下的时候,张小根突然跪在了凡羽面前,哭诉道:“大侠,看在我帮了您一些忙的份上,能不能放我一马,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凡羽认真的看着张小根的眼睛,良久才叹了口气道:“你在窥视的时候看来已经知道我把陈陶给杀了,我本不应该放过你,但倘若你出去后愿意跟着我们,等风声过了再离开,那么我倒是可以饶你一命。”

  张小根原本已不带希望了,结果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大喜过望连忙答应。

  随后三人出了藏宝阁,走到了地面。

  赌场内的杀伐声已经弱不可闻,想来这场仗已经到了尾声,凡羽知道等郁松取得了胜利定然会来藏宝阁,到时候说不定自己辛辛苦苦搜刮的东西还会被他人给逼出来,毕竟在金钱利益面前,什么战友情谊都没啥用。

  所以三人带着一身的财物找了个静辟地方溜了出去。

  郁松正擦拭着手中的大刀,笑着对满身是血的陈新感道:“陈老二,差不多行啦,这仗你是输定了,不过呢,我也不想杀你,你只需告诉我陈陶在哪就行了。我还得用你俩的命去威胁陈默老儿呢。”

  陈新笑了笑,露出了带血的牙齿,“想让我当俘虏?当年陈氏二郎的名号你忘了我怎么闯出来的吗?”随后架起兵器自刎而死。

  郁松怒骂一声不识抬举,接着向所有赌场余孽发出号令,要是谁说出了藏宝阁的下落,自己就绕他一命。

  郁松其实是知道藏宝阁就在古塔内部,但他显然派人试探过而且吃了个闷亏,现在他想直接让人带他进去,省的再花心思找。

  虽说陈默的死士训练做的不错,但终究还是有及格边缘的人,这些人并未彻底摆脱死亡的恐惧,在郁松的压迫下还是站了出来指明了路。

  “原来在古塔的底下,陈默老狗好算计啊,让人先入为主的以为财宝放在塔顶,又在楼梯上设下重重机关。哼!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郁松带了一批人来到古塔,其余人则去清理尸体去了。

  郁松派了两名力士搜寻着地砖,因为被打开过了三次的原因,所以一下子就找到了。

  郁松让力士先行,自己则在后头小心翼翼的前进,鬼知道陈默会不会也在这下面设上陷阱之类的。

  好在一路畅通无阻,郁松直接到了藏宝阁。

  看着整面黄金所铸的墙体和大门,郁松的表情即便没有凡羽那么夸张但也相差无几了,“这个狗日的原来这么有钱!到底是什么家庭啊!”

  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他让人直接把这黄金大门给拆了,到时候整个给他抬出去。

  终于郁松看到了藏宝阁中的无数宝贝,但他有些疑惑,这墙上好像原本镶嵌着什么东西,不过已经被人拔下来了。

  看了看痕迹,没有灰尘说明是最近拔的,“究竟是谁呢?”

  郁松带着疑惑接着看下去,他让傻愣着的力士拿起麻袋开始装金银,自己则开始走走看看。

  突然,他发现了那间小屋子,还没推开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紧张,他推开门,陈陶和几名死士的尸体正圆睁着眼睛倒在地上。

  一股寒意只冲郁松的心头,他明白这股子杀子之仇是彻底和陈默结了下来,而原本自己所看重的人质也成了尸体,他一下子明白是谁来过这了。

  “那俩个家伙!毁了我的大计!”郁松怒从心来,原先对凡羽的招揽之心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无尽杀意。

  “你们叫人把这里面的财物全部装箱带回镖局!”

  “是!”

  而他自己则怒气冲冲的往地面走去。

  他径直找到了自己的弟弟郁枫,向他问道:“那两个人你有没有看见?”

  郁枫愣了一会,想明白了大哥说的是谁,答道:“从进来之后就没发现了,怎么他俩死啦?”

  “死了?他们两个捅了天大的篓子了!他们把陈陶给杀了,等陈默一回来咱们面临的就是直接的冲击。没有让他投鼠忌器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威胁很大。而且,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从藏宝阁里拿了些什么,说不定有东西比里面的金银珍贵无数呢?”

  “不行!一定得找到他们!一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yoush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