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长安在望!_昭周
优书网 > 昭周 > 第六百五十六章 长安在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六章 长安在望!

  傍晚,太阳慢慢落地。

  平卢军的先头军队,已经推进到了距离洛阳城不到十里。

  林昭与裴俭两个人,在亲兵的卫护下,此时距离洛阳城只有两三里,因为是傍晚时分,实在看不真切,林昭只能指着远处的这座大城开口道:“昨天晚上,河东军用了十桶火药,将将炸开洛阳城门。”

  “今天晚上。咱们用十五桶。”

  林三郎声音平静,开口道:“记得速度要快一些,尽量不要埋火药的时候,伤损太多性命。”

  裴俭微微点头,笑着说道:“经过昨天晚上,洛阳城里的这些叛军锐气已失,况且现在洛阳的北城门洞开,北城一部分还在河东军的掌控之中,这会儿这些叛军大多人心惶惶。”

  “士气人心散了,再精锐的军队也打不了仗。”

  林昭微微点头,他扭头看向裴俭,低声道:“进了洛阳之后,找机会占了河南府衙!”

  河南府是与京兆府太原府以及现在西川成都府并列的行政单位,河南府的府治就在洛阳城里,也就是说掌握了河南府的府衙,就是掌握了洛阳的政治中心。

  原本林昭的想法是,十桶火药未必炸得开城门,如果城门没有炸开,河东军必然会在城北伤亡惨重。

  到时候林昭就可以趁着两败俱伤,一举拿下洛阳。

  但是现在,河东军已经身在洛阳城中,想要把他们赶出去独占洛阳,已经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事情,就算林昭有能力把河东军赶出洛阳,河东军也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的亏之后佯装无事。

  硬来,只会影响到接下来平叛的局势。

  因此,林昭准备占据河南府的府衙。

  占了府衙之后,平卢军在洛阳城里就会拥有大部分话语权,接下来无论林昭想做什么,手里的筹码都会多上一些。

  裴俭微微点头,开口道:“末将明白。”

  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占了府衙,恐怕河东军的人会不服气,毕竟…毕竟是他们死人多一些。”

  “用不着怕他们。”

  林三郎面无表情,开口道:“这个时候多争一分,将来兄弟们的前程便会多一分,容不得我们谦让。”

  “进城之后,就算跟河东军正面起了冲突,也不要怕他们,态度强硬一些。”

  “出了事情我来担着。”

  裴俭再一次低头。

  “末将明白了!”

  …………

  天色慢慢暗淡下来。

  平卢军…确切来说是幽州军的先锋营,在裴俭的指挥之下,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

  随着裴俭一声令下,一面巨大的“林”字旗被高高举起,随后幽州军的先锋军迅速朝着洛阳城的南城门推进。

  此时,洛阳城的近半守军都在北城门,剩下的一半还要防守东西两个城门,南北城门相对,最不好支援,因此进攻南城门是最好的选择。

  “林”字旗举起来之后,幽州军快速推进,掩护着十几辆小车以及二十来个火器营的将士,朝着洛阳的南城门推进。

  与此同时,为了掩护这些打先锋的将士,十余辆投石车,也被推到了前线上的指定位置。

  平卢军的投石车,与传统的投石车是不太一样的。

  传统的投石车,无非是用石块攻击城墙上的守军,然而平卢军的投石车,投掷的是青州制备的火药罐子。

  这些投石车的投手,也都是火器营的将士,他们被刻意训练过如何用投石车投掷陶罐,同时还能精准把握,让这些被点燃的陶罐,能够准确在城头上爆炸。

  这是个颇有难度的“岗位”,为了训练这个战术,这些投手都是从火器营里遴选出来的,有军中专业的投石车投手教授。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饷钱,几乎是寻常平卢军的两倍。

  林昭麾下将士的待遇本就不错,再翻倍的情况下,就导致了投石车投手这个位置十分抢手,几轮竞争下来,现在的这些投手,能保证十个火药罐子,最起码有七个能精准在敌人城楼上爆炸。

  而这些天,平卢军缩在寿安县城附近,用了不少精力去制作投石车,现在的幽州军,足有十几辆投石车。

  这些投石车就位之后,几乎每一轮投掷,都会有七八个陶罐,精准的在城墙上爆炸。

  起初因为不太清楚风向,这些投石车的并不是很准,但是摸清楚风向风力之后,投石车的准确度很快爬升,几乎每一轮投掷,都有近十个陶罐在城墙上炸开。

  这给南城门上的洛阳守军,带来了不少麻烦。

  倒不是说这十个陶罐能造成多大的伤害,主要是城墙上现在的主力还是弓弩手,只要被身边的爆炸一影响,这些弓弩手就会大失准头。

  以至于面对城下迅速推进的幽州军先锋营,城墙上的洛阳守军居然一时半会治疗,什么都没有办法做!

  终于,这支先锋营贴近了洛阳城墙!

  城墙上的洛阳守军,开始往城下泼火油,丢滚石!

  而这个时候,四五十个手持巨盾的幽州军,很熟练的组成了一个盾阵,把二十多个火器营将士护卫在中间,这些火器营将士各有分工,其中十几个类似于“工兵”,人手一个铲子,专业负责挖土。

  这些工兵挖土之后,另外一些“爆破兵”快速将火药调整好位置,尽可能让这些火药发挥最大威力。

  于是乎,在这些配合娴熟的幽州军面前,洛阳城南城门上的守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推进到了城门之下。

  十五桶火药,被火器营依次摆放进了他们挖好的坑洞里。

  火药摆放好之后,一个火器营的都尉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边用火药布线,一边沉声道:“让兄弟们散开!”

  他的话声音并不大,但是这会儿大家都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几个火器营将士,立刻大声呼喝:“都散开,都散开!”

  从幽州一路打到洛阳城,幽州军爆破了不知道多少城门,对这个流程早已经十分熟悉,也十分清楚火药的威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洛阳城门下的火药……

  是一千五百斤!

  幽州军一路上都没有用过这个分量的火药,心里也吃不准威力到底能大到什么地步,听到火器营的人说话,这些幽州军的先锋营立刻开始,掩护着火器营一起飞速后撤。

  与此同时,三四十个火器营将士,在点燃了引线之后,也没命了朝着身后跑去。

  点燃的火药如同一直电耗子一般,沿着引线朝着一千多斤火药飞扑而去。

  在电耗子扑向火药的瞬间,附近的所有平卢军将士,都不约而同的扑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天雷震耳,火光冲天!

  强烈的火光,甚至照亮了远处观望的林昭的脸庞。

  林某人看到这道火光之后,才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成功挡住了还没有赶到的爆炸声。

  “长安在望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