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都有自家的算计_昭周
优书网 > 昭周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都有自家的算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九章 都有自家的算计

  打仗,从来都是残酷的。

  哪怕是在洛阳这种天下名城,双方也没有丝毫手软。

  随着幽州军的火器营的冲阵,东成坊的坊门被第一时间炸开,随即火器营的火铳兵填装火药,对东成坊展开了第一轮的齐射。

  幽州军的火铳兵,只有五百人,这一轮齐射也没有给敌人造成多大的伤亡,更大的作用是用火光吓唬吓唬敌人。

  而且因为填装时间实在太久的原因,这些火铳兵在守城的时候还可以连续作战,在这种进攻的场合下,他们只有一击的机会,打完第一枪,就要撤到一边去准备陶罐,然后让幽州军主力前冲。

  所以在目前这个阶段,火器营更多的还是辅助作用,林昭本人想方设法的去给幽州军寻甲胄,也是觉得冷兵器作战依旧是主力作战方式。

  火器营打完第一枪之后,裴俭本人亲率的幽州军先锋营,纷纷怒吼,冲进了东成坊。

  这些幽州军,都是裴俭亲自带了两年多的幽州军精锐,裴俭作为原骁骑卫中郎将,带兵练兵都很有一手,此时这些幽州军精锐,军事素质绝对算得上是当世一流了。

  可惜的是,这些精锐加在一起最多也就两千多人,在整个幽州军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假如幽州军两万多人都能达到这种水平,林昭根本不需要河东军配合,他的平卢军就可以单刷洛阳城。

  河东军冲进东成坊之后,立刻与坊中的范阳军守军激烈交战。

  在交战的过程中,裴俭依旧让手下的传令兵大声劝降。

  此时两军交锋,这些劝降的话或许不太可能让这些范阳军原地投降,但是多少能让他们士气低迷一些,打起来的时候,气势上就会凭空输一头。

  作为幽州军的主将,身披铁甲的裴俭此时勇猛异常,他手持一杆长枪,周身一丈之内几乎没有人敢近身,硬是在乱军之中横行无忌,杀出了一条血路。

  裴俭,是郑温的护卫出身,他是在给郑温做护卫之后,才慢慢接触兵事,学会了带兵练兵。

  作为一个“保镖”,他的个人武力值是要超过他带兵本事的,此时尽管这位裴将军已经年过天命,但是一杆长枪挥舞起来,颇有一些霸王风采。

  除了裴俭的这支先锋营之外,东成坊外的幽州军,一部分涌进东成坊里支援裴俭,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在幽州军副将的带领下,绕过了东成坊,冲向了东成坊后面的河南府衙!

  河南府衙,才是洛阳城最为关键的地方。

  拿下了这座府衙,最少意味着平卢军在这场洛阳之战中,占了头功!

  此8时,城北的洛阳守军还在与河东军激战,城南的守军大多集中在东成坊里,而河南府衙附近,只有两千多兵力!

  清夷军将军李必,此时正在河南府衙之中指挥全城的战事。

  一个一身银甲的都尉,慌慌张张的冲进了河南府衙,对着府衙里的将军李必低头行礼,声音有些颤抖。

  “李……李将军!”

  “城南叛军,已经打进了东成坊,正在东成坊里与我军激战,他们人多,恐怕……”

  这都尉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将军,敌人南北夹攻,我军抵挡困难,就算再打下去,溃败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

  “不管是城南还是城北,都有大批将士临阵投降…”

  这都尉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将军,现在东西两座城门我们尚可以控制,城中也有足够兵力掩护将军突围,将军…”

  “还是离开洛阳罢!”

  “离开洛阳?”

  李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都尉,声音平静:“离开洛阳之后,我又能去哪里?丢了河南府,回长安领死么?”

  这个都尉声音沙哑,低头道:“将军,现在出城,虽然狼狈,但是咱们还能保存一些力量,等清夷军真的被叛贼全歼了,您…还有兄弟们,便再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李必面无表情,缓缓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他低头思索了许久,最终才微微眯了眯眼睛,开口道:“现在城里南北两边的敌人,哪一个距离府衙最近?”

  “都差不多。”

  这都尉低下头,开口道:“城南的平卢军已经打到了东成坊,东成坊一陷落,他们很快就能打到府衙里来,北边的河东军距离咱们虽然稍远一些,但是他们在城中的时间更长,一旦突破防线,同样很快就能打到府衙来…”

  李必低下了头,思索许久。

  最终,这位被康东平委以重任的清夷将军,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声道:“给东成坊的人递信,让他们…让出东成坊,向城西突围。”

  这都尉见李必松口,也长松了口气,他低头道:“将军您,准备从城西突围?”

  李必摇头。

  “他们走城东,我们走城西。”

  “分开走,走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说到这里,这位李将军微微低头,沉声道:“若论实力,现在的河东军仍旧要比平卢军强上一些,而且这一次他们打洛阳,也是河东军出力最多…”

  “我把河南府衙让给了平卢军,河东军上下定然不服,这样即便丢了洛阳城,他们也不会太过安生……”

  李必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飞速下令,他的将令还没有出府衙,便有人飞快来报,说南边平卢军,已经分兵直扑府衙而来。

  李将军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把府衙让给他们!”

  “咱们从东城门离开洛阳!”

  李必声音沙哑:“快,传我军令!”

  不得不说,清夷军的信息传达能力还是十分出色的,李必做出决定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守卫河南府衙的两千范阳军,就几乎全部撤了出去。

  以至于幽州军的副将,几乎兵不血刃的占据的河南府衙!

  与此同时,东成坊的范阳军,也收到了李必的军令,他们边打边退,最终从东成坊的西门狼狈逃离,飞奔向西城门,逃离洛阳。

  而不管是河南府衙的守军,还是东成坊的守军,都是李必麾下清夷军的将士。

  这一次为了固守河南府,范阳军一共在河南府安排了清夷军与横海军两个军队近五万人,其中洛阳城里就有近四万人。

  虽然这些兵力都是李必统一指挥,但是毕竟亲疏有别,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李必还是选择保全自己的“有生力量”。

  确切的来说,是清夷军的有生力量。

  这种时候,时局已经明显大乱了。

  如果清夷军真的在洛阳打空,那他李必不管是回长安还是到哪里去,多半都很难再活下去,而如果清夷军保存了一半,也就是万人左右的战斗力,那他李必不管在哪里,说话都还是有声音的。

  就在清夷军狼狈撤退的时候,东成坊内,裴大将军站在高处,看着狼狈逃窜的守军,若有所思。

  就在这个时候,幽州军的之后已经急冲冲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低头道:“裴将军!”

  裴俭收回思绪,微微皱眉:“说。”

  “裴将军!”

  这个斥候声音激动,开口道:“陈副将,已经拿下河南府衙了,特意让小的回来,向裴将军报喜!”

  “这么快?”

  裴俭颇为惊讶的看了一眼府衙的方向。

  “这么说,那边并没有打多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