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打工人!_昭周
优书网 > 昭周 > 第九章 打工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打工人!

  有着两世为人的经验,想要在越州城里挣点小钱并不是很难,比如说去路边支一个小吃摊之类的,很容易就可以在越州城里活下来,但是小吃摊这种东西,就算弄的再好吃,也需要一段时间来积攒口碑,短时间内并不会给林昭带来特别大的收益。

  即便是在理想状态下,林昭的小吃摊生意火爆,仅凭他一个人也做不了多少份吃食出来,能挣钱是能挣钱,但也只是一些不入眼的小钱而已。

  更重要的是,林昭前世今生都没有接触过这个行当,很多小吃他只吃过没有做过,即便照葫芦画瓢,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爆火全城的吃食出来。

  于是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林昭果断放弃了出摊的想法。

  以林昭现在十三岁的身子,除了做小吃摊之外,其他可选择的行当就不是很多了,少年人一大早起床之后,坐在了自己的小窝里足足思虑了半个时辰,然而还是没有想到什么比较合适的行当,于是乎,他决定出门在越州城里转一转,做一做市场调研。

  越州府是典型的江南城市,每条街都有一条河并行,走在越州府的街道上,就可以看到满城的小桥流水,很是赏心悦目。

  然而现在的林昭却没有功夫观看这些风景,他在越州城里走了大半天,从城南的南街,一直走到城北的三埭街上,一直在沿街观望越州城的百姓民生。

  这是一个相对完善的城市,各行各业都基本齐全,留给林昭挣钱的行当并不多,走到下午的时候,少年人在路边买了一张大饼,坐在路边一边啃着大饼,一边暗暗思量。

  眼下,想要在越州城里尽快积攒本钱,与这些本就有的行当争食吃,显然不太现实,最好的法子是能够寻到一些行业的漏洞,或者说干脆凭空造出一个行当出来,这样才能尽快赚到钱。

  想到这里,少年人三两口把手中的大饼啃下了肚,然后在大街上左右看了看,突然看到一家书铺,他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了什么事情,迈步朝着这家书铺走去。

  江南从来都是斯文元气所在,越州府更是文风蔚然,因此越州城里的书铺并不少,几乎每条街上都会有一两家,这些书铺有大有小,林昭走进的这家书铺,名字叫做三元书铺,算得上是中大型的书铺,门面就有三四间房子。

  走进书铺之后,林昭先是随意翻了翻书架上的书本,然后又看了看定价,心里就基本有数了。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时代已经有印刷术了,摆在书铺最显眼位置的书籍,就是几排明显印刷出来的印刷书籍,这些书籍大多是用来考学的书籍,比如说四书五经这些“教科书”以及给四书五经做注的“教辅书”。

  再者就是朝廷里大人物撰写的书籍,以及时下比较流行的一些书本,都有印刷本。

  除了这些印刷本之外,还有不少手抄本。

  手抄本的书,相对就要冷门小众一些,当然了,也有一些手抄本的四书五经,是留给大户人家做收藏用的。

  相对于印刷本来说,手抄本的价格要昂贵许多,有时候价格甚至会在十倍以上,印刷本一本书,一般在二三十钱到一百钱不等,而手抄本的书,有些甚至会卖到一贯钱以上!

  哪怕是越州府的消费水平,一贯钱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就拿林昭的父亲林清源来说,他在邻府做师爷,一年的收入也就是六十贯左右,除去开销能剩下一半,已经很不错了。

  林二娘每天做刺绣,攒了这么些年,估计余钱加在一起,不会超过五贯钱!

  心里大致有数之后,林昭便开始打量这家书铺的掌柜,这掌柜看起来不到四十岁年纪,面色白净,颌下留有一缕长长的胡须,看起来颇有些风度,比起林家的那位秦先生,竟然更像是一个读书人。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对着这个中年人微微低头,开口道:“掌柜的,你这里招学徒么?”

  这掌柜的姓谢,名字叫做谢三元,早年也是读书人,但是久考不中,连个秀才功名也没有取到,无奈之下只能弄了个铺面做起了书铺,到现在十多年时间过去,他这个三元书铺,在越州城里已经小有名气,大富大贵谈不上,但是靠着这间书铺,也已经在越州府里置了房产,做的很是不错。

  他本来正在翻看一本新到的话本,听到声音之后,抬头一看,发现是个容貌俊秀的少年人,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的样子,谢三元微微一笑:“少年人,我这里已经有人做工了,暂不缺人,你到别家去看一看罢。”

  小的书铺,一般都是买进卖出,赚转手的差价,大一些的书铺,一般都自己印刷,像三元书铺,就有自己的印刷作坊。

  之前林昭一进门,就看到这个掌柜的两只手上都是墨迹,而且是那种洗不掉的墨迹,因此他才会向谢三元开口。

  听到谢三元一口回绝,林昭并不气馁,只是对着谢三元笑了笑:“掌柜的,我工价便宜,一个月只要二百钱,也不要您管住,管两顿饭就成。”

  此时的林昭,已经笃定这个世界的印刷水平,止步于雕版,最起码主流是雕版,但是他对于这个行当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因此他需要先在这家书铺里打一段时间工,一边了解这个世界的印刷水平到底到什么程度了,一边也要学着怎么去印东西。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看一看这个掌柜的品性如何,值不值得合作。

  他一个穷小子,就算把活字印刷弄出来了,自己也做不成事业,必须要找人一起干才成。

  此时越州府的工价,一个月大概在四百钱到六百钱左右,而且都是管吃管住,林昭提出来的二百钱,已经远远低于“普通工资”了。

  他租房子一个月就要四百钱,两百钱的工资还不够房租费。

  谢三元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昭,然后叹了口气:“罢了,看你这个后生也是碰到了难处,不然不会说出这番话,你且在我这里帮帮忙,至于工钱,我也不会短了你,一个月给你四百钱。”

  林昭连忙低头,对着谢三元作揖道:“林昭多谢东家收留。”

  东家与掌柜两个词,暗中的意思便大不一样了,这谢三元的确是这间书铺的老板,闻言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伸手拍了拍林昭的肩膀。

  “我姓谢,谢三元。”

  “好生做事,要是没地方住,后院还可以空出一间房出来给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