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85章 死神小学生登门【为萌主一花╮一叶加更】

第1085章 死神小学生登门【为萌主一花╮一叶加更】

  接下来的时间,好像又回到了THK公司那段时间。

  设乐莲希练习小提琴练累了,就把小提琴交给灰原哀,让灰原哀也简单拉了两首曲子,吃过午饭后,两人又跑去看羽贺响辅和池非迟帮人家调整曲谱,再找来那把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琴,提前熟悉,为宴会上的演奏做准备。

  津曲红生待在屋里,津津有味地看着、听着,完全忘了盯她家小姐的事,一直到外面大门传来门铃声,才依依不舍地出附楼去开门。

  屋里,设乐莲希一曲还没有拉完,依旧在专注练习。

  灰原哀站在窗边,看着羽贺响辅跟池非迟改曲谱,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某个死神小学生跟着津曲红生登门,顿觉不妙,“非迟哥,我送你的东西,你还随身带着吗?”

  非迟哥在这里住过,江户川也跑过来了,这里不会出事吧?

  她可没想过江户川会来,所以驱邪御守就只求了一个。

  “这里……”羽贺响辅正跟池非迟商量着,被灰原哀打断,停了下来,顺着灰原哀的视线看出去,“还有客人来吗?”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是我的老师。”池非迟回头看了一眼,从外套口袋里拿出那个驱邪御守,给灰原哀看。

  灰原哀点头,又看向羽贺响辅,“是这个家里的谁邀请他们过来的吗?”

  羽贺响辅从容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是我。”

  另一边,津曲红生带毛利小五郎、毛利兰、柯南三人进屋。

  三人被小提琴曲吸引,只注意到设乐莲希,压根没发现窗前正好接到电话的羽贺响辅、静静看着他们的池非迟和灰原哀。

  “莲希小姐,”津曲红生上前打断练习的设乐莲希,“这位毛利说和您约好了。”

  设乐莲希停下,惊喜看着毛利小五郎,“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您真的来了!”

  “这是当然的,”毛利小五郎压沉声音,故作深沉道,“您这么温柔美丽的小姐邀请在下,在下自然要来。”

  毛利兰半月眼,瞥:“……”

  设乐莲希没多想,热情道,“您应该打个电话过来,让我去迎接您的。”

  毛利小五郎干笑,“你在信上把家里的事说了,但忘了留电话号码啊。”

  “啊,不好意思,”设乐莲希有些脸红,“我总是丢三落四的。”

  柯南看向毛利小五郎,迫不及待地问道,“叔叔说的那个有绝对音感的人,就是这位姐姐吗?”

  设乐莲希失笑,弯腰对柯南解释,“不是我,我没有绝对音感……”

  “我说,莲希,你这么偷懒不好吧?”门外走进一个身材高壮、脸型方正的男人,身着西服,往后梳的头发和胡子打理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很有气场,“今晚你不是要代替你父亲在生日宴会上进行演奏吗?就是用那把小提琴。”

  “是。”设乐莲希把手里的小提琴放在桌上。

  设乐弦三朗笑着眨了眨眼,倒是没有刚才严肃了,“要是出错的话,会被我大哥狠狠训斥一顿的哟!”

  “弦三朗先生,”津曲红生不满道,“您回来之前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们会很为难的!”

  坐在窗边的羽贺响辅转头看了看,就继续低声跟电话那边的人沟通。

  池非迟没有刻意去看羽贺响辅,但也留意到了羽贺响辅的反应。

  今晚还是不太平。

  羽贺响辅的演技很好,也可能是心理素质好,一整天都没有任何异样,听到设乐弦三朗说‘那把小提琴’的时候,只是抓住手机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就连刚才看设乐弦三朗那一眼,似乎也只是被吵到,目光冷淡,没有一丝怨恨。

  有时候,冷淡目光比充斥着怨恨的目光更危险,意味着在羽贺响辅眼里,设乐弦三朗这个有仇怨的人已经是个死人了。

  羽贺响辅提前住在这里一个月,大概就是为了策划怎么谋杀。

  算了,事态怎么发展都行。

  死的那两个人会怎么样,他不在意,而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羽贺响辅死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音乐天赋,入狱也有很多减刑机会,说不定还能去委托羽贺响辅,在里面改改曲谱……

  “真过份啊,我可是终止了演奏会会议,特地赶回来的,”设乐弦三朗对津曲红生埋怨了一句,打了个哈欠,往门外走去,“总之,我去房间里小睡一会儿,跟以前一样,等宴会开始后再叫醒我。”

  “不,”津曲红生板着脸道,“我会在宴会开始前就叫醒您。”

  走到门口的设乐弦三朗又打了个哈欠,“对了,你没有乱动我的房间吧?”

  “当然了,”津曲红生推了推眼镜,“我可不想像您过世的夫人一样被您大骂一顿。”

  “啊,那就好……”设乐弦三朗满意离开。

  柯南看向设乐莲希,“姐姐,刚才那个伯伯该不会就是那个拥有绝对音感的人吧?”

  “很遗憾,我三叔公虽然是个有名的指挥家,但还说不上有绝对音感,”设乐莲希笑着看向窗前,“其实是……”

  庭院外,一辆救护车驶过,羽贺响辅听着就开始唱音阶。

  毛利小五郎、柯南、毛利兰好奇转头看,第一眼就看到两个如同寻仇者、一脸冷淡、目光平静地站在窗边看着他们的熟人。

  柯南:“!”

  为什么池非迟会在这里?

  还有灰原居然也在,池非迟这一次不单是自己神出鬼没地冒出来,又开始‘带人’了吗?

  灰原哀默默看着柯南。

  干嘛露出这种见了鬼的表情来,该惊讶的应该是她。

  本来她就只是想和非迟哥一起平平静静参加生日宴会,为此她连驱邪御守都准备好了,没想到江户川又冒出来。

  毛利兰惊讶,“非迟哥?还有……小哀?”

  毛利小五郎看着两人的冷淡模样,不自在了一下,不过都习惯了,很快就缓了过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是我邀请小哀和池先生来参加我爷爷的生日宴会的。”设乐莲希帮忙解释,好奇问道,“你们认识吗?”

  毛利小五郎一头黑线道,“何止是认识,简直熟得不得了呢!”

  羽贺响辅匆匆讲完电话,挂断后,笑道,“莲希,你上次没听小田切社长说过吗?毛利先生是池先生的老师。”

  “啊?有说过吗?”设乐莲希回想了一下,只记得她们听曲子、看视频、玩乐器,“不好意思,我忘了。”

  毛利兰好奇打量羽贺响辅,“那莲希小姐家里有绝对音感的难道是……”

  “没错,就是我叔叔羽贺响辅,”设乐莲希看着羽贺响辅,自豪笑着介绍,“他是帮很多连续剧写过主题曲的天才作曲家哦!”

  柯南神色渐渐幽怨。

  他之前没考虑去找秋庭怜子那个有绝对音感的人,就是为了避开池非迟。

  他没有秋庭怜子的联系方式,要找人就只能找池非迟帮忙,又得担心被池非迟知道组织的事。

  好不容易,委托人的家里有个绝对音感的人,他迫不及待跑来,结果池非迟依旧认识,看起来还很熟。

  池非迟这家伙是认识所有有着绝对音感的人吗?

  灰原在这里也麻烦,哪怕上次满月之夜在码头上,灰原是很勇敢,但他想查点什么,还是会紧张叮嘱他‘不行’、‘不可以’、‘很危险’,他还是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所以也就没打算让灰原知道,以免灰原又紧张兮兮的。

  虽然有THk公司在那儿摆着,池非迟本身也会作曲,认识这些有绝对音感的音乐人也不奇怪,但这两个人都在这里,他根本不便去问那个跟组织有关系的邮件地址按键音嘛……

  “对了,”设乐莲希好奇问道,“你们一直问谁是有绝对音感的人,难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叔叔帮忙吗?”

  “那个,其实是……”

  毛利兰刚开口,就被柯南打断。

  “没什么啦,”柯南对设乐莲希笑眯眯道,“是因为听毛利叔叔说姐姐信上写了家里有人有绝对音感,所以我们比较好奇。”

  毛利兰想起柯南似乎在池非迟面前顾及面子,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池非迟,也就配合点头,“是啊……”

  “原来是这样啊,”设乐莲希转头,期待问羽贺响辅,“那我刚才的演奏怎么样?”

  “很好啊,”羽贺响辅微笑道,“虽然有个地方的1/4音降了半音,但是我觉得这样更好。”

  “啊,谢谢!”设乐莲希开心道。

  “降人!你在哪里啊,降人?”设乐绚音突然从外面闯进来,紧张地左右张望,“我已经听到小提琴的声音了,你就别躲了,快点出来啊!”

  设乐莲希连忙上前,“奶奶,爸爸他已经在去年的今天过世了,您忘了吗?”

  “不,”设乐绚音一脸呆滞地低声喃喃,“降人他还……还……”

  “你别再给我丢脸了,绚音!”设乐调一朗跟进门喝道,“不要再追逐死人的影子了,我们的儿子降人已经入土为安了,你还不懂吗?!咳咳咳……”

  设乐绚音一愣,回头看着咳个不停的设乐调一朗,呆呆流泪。

  “爷爷,医生不是说你不要再随便出房间了吗?”设乐莲希上前帮自家爷爷顺了顺气,又推着自家爷爷奶奶出门,回头对毛利小五郎道,“毛利先生,我先把爷爷奶奶安顿好,您能去主楼那边等我吗?”

  毛利小五郎下意识地应声,“啊,好的。”

  灰原哀见设乐莲希哄着两个老人离开,心里叹了口气,不知怎么就想起被‘寄予养老希望’的自己,又坚定了心神。

  比这麻烦也没关系,她会比设乐莲希更有耐心。

  柯南转头看窗边的池非迟,心里有些感慨。

  老旧洋房、精神不太正常的人……这让他想起突然想起了池非迟借住过的间宫家。

  那个时候,他刚在雪山山庄见过池非迟,在间宫家的大门口,还跟阿笠博士分析池非迟跟那个组织有没有联系。

  一转眼,同样的环境,相似的情况,他跟池非迟都认识这么久了。

  而这一次,他是真的握住了那个组织的线索!</div>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yoush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