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金生!今生!(4000)_我的治愈系游戏
优书网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191章 金生!今生!(400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1章 金生!今生!(4000)

    第192章金生!今生!(4000)

    离的太近了,韩非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他迅速关上了206寝室的门。

    楼道里传来脚步声,马满江那声嘶吼好像是某种信号,隐藏在楼内其他地方的怪物正朝这里涌来。

    寝室楼外面也不断有叫喊声传来,大量学生围住了寝室楼。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马满江费劲心机,他层层布置,甚至连自杀的机会都不想留给韩非。

    “嘭!”

    宿舍房门上的锁已经松动,这扇门根本扛不住马满江的撞击。

    “不能再逃了。”

    韩非脸上已经没有属于活人的情绪波动,他示意老李躲在上铺,转身走向阳台。

    浓浓的灰雾当中,一道道畸形扭曲的身影若隐若现,学院里的怪物全部会聚到了宿舍楼这里。

    正常的管理者任务绝对没有这么困难,一切都是那只蓝色蝴蝶在搞鬼,它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了最大,不愿意留给韩非任何活路。

    “这次重生,我已经找齐了所有物品。继续重复死亡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自己丢失更多的记忆。”韩非左手握紧了茶杯碎片,他就站在207寝室阳台之上,楼内、楼外,上下左右全都是哀嚎的怪物和畸形的灵魂。

    “嘭!”

    木质房门被砸穿,门板重重撞击在墙壁上,马满江在看到韩非的第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向韩非!

    他要防止韩非自杀,这次他要慢慢折磨韩非,从韩非身上获取撞击想要的秘密。

    马满江的胸口流出了黑红色的血液,那些血液流遍全身染成了蝴蝶翅膀一样的诡异花纹,它身体里的那只蓝色蝴蝶在看到韩非之后明显兴奋了起来!

    双方的距离太近了,这次韩非似乎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只是刚把碎片压向脖颈,马满江已经冲到了身前,脸上三张嘴巴同时张到最大。

    马满江没有直击韩非的要害,它想要从韩非身上获取一些秘密,它甚至有可能意识到了黑盒就藏在韩非的身上。

    惨白的牙齿咬入韩非手臂,碰撞到了骨头,他的左手再也拿不稳那茶杯碎片。

    马满江宛如野兽般晃动脑袋,它想要扯断韩非的胳膊,然后再咬下韩非的四肢,慢慢盘查。

    它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痛苦和绝望,这就是人性最最低限的恶。

    在马满江完全被韩非左臂吸引时,躲在上铺的老李扑向马满江,他抓起地上的木椅砸在马满江头上。

    木屑纷飞,木椅散了架,但是马满江却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

    这所学校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伤害到马满江,不过老李并没有因为马满江强大、可怕就后退,他眼珠充血,双臂死死勒住马满江的脖颈:“你快走!”

    银发和血污混杂在一起,老李声嘶力竭,他拼命朝马满江那张畸形的脸挥动拳头,想让马满江松口。

    “找死吗?现实里我就没想要杀你,但你一直在找死!”马满江胸口的人脸开始扭曲,他双臂抓向老李,用力甩动身体。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韩非的左臂已经被拗断,但他也成功接近了马满江,此时马满江的身前没有任何防备!

    完好的右手从口袋里取出了那把散发着恨意的剪刀,韩非所有的牺牲都是为了这一刻,都是为了创造这样一个机会。

    冰冷的寒意陡然传来,当马满江胸口的那张脸向下看时,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恶鬼。

    左臂被拽断,满身都是血,此时的韩非竟然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轮到你去死了!”

    完全由恨意形成的利刃轻易刺穿了马满江的皮肤,它看似厚实的人皮,在那把剪刀面前不堪一击。

    胸口的人脸直接被刺穿,韩非抓着那把剪刀拼命向下滑动。

    多少年没有感受到的疼痛涌上马满江的大脑,属于它的黑血喷洒在寝室当中。

    马满江紧紧咬住韩非的左臂,它粗壮的双手抓向韩非,但韩非早已考虑好了下一步。

    锋利的剪刀剪向自己的左手,那条手本就是用来吸引马满江注意的,现在那条手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连续死亡了十几次,情感和记忆不断的缺失,此时的韩非根本不在乎那一点点疼痛。

    舍弃左臂之后,韩非顺着剪开的肚皮直接钻进了马满江的肚子!

    在马满江散发着恶臭、流淌着黑血的肚子里隐藏着一张张人脸,那些脸表情各不相同,它们看到韩非之后,疯狂的撕咬着韩非的身体。

    遍体鳞伤,韩非则紧咬着牙拼命挥动那代表着恨的剪刀。

    马满江痛苦的嘶吼在学院里回荡,他的身体撞向了阳台,粗壮的手臂伸进自己肚子当中。

    血肉翻滚,在马满江抓住韩非双脚之时,韩非也在马满江肚子里找到了一颗被血痂层层包裹的人头!

    金生!

    那人头双眼紧闭,表情痛苦,完全被血污裹住,但韩非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抱紧了那颗人头,韩非的双腿也被马满江抓住,在他被马满江往外拖拽的时候,他尽力把剪刀刺向马满江心口处,因为那只蓝色蝴蝶就藏在那里。

    拼上双腿不要,韩非也要伤到那只蝴蝶!

    比起金生的人头,蓝色蝴蝶更害怕自己被伤到,它小心操控马满江,但是它的翅膀还是被剪刀划破了小半。

    遍布马满江身体的诡异花纹瞬间消失了一部分,那蓝色蝴蝶彻底发狂,它想要把韩非拽出肚子,但是韩非也铁了心,手断了没关系,腿断了也没关系,马满江心口的蝴蝶这次必须死!

    以命相搏,韩非心里清楚,再想要创造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

    这可是用十几次死亡才换来的一次机会!

    力量完全不对等的双方,竟然厮杀到了这种程度,韩非的腿骨已经断裂,马满江的心口的蝴蝶上也变得残破。

    双方染红了阳台,在韩非最后一次尝试将剪刀刺进马满江心口时,它庞大的身体向后栽倒,那个家伙想要把韩非从二楼摔下去。

    血水参杂在冷风当中,仿佛下起了血雨。

    “嘭!”

    身体摔落在地,骨头几乎被震散,内脏也猛地传出剧痛,殷红的血顺着韩非牙缝流出。

    他已经濒临死亡,全身除了右手之外,其他地方似乎都正在失去知觉。

    马满江的情况也不比韩非好多少,他的肚子完全被破开,最重要的是他心口的蝴蝶被韩非重伤!

    那诡异的蓝色翅膀上满是剪刀划出的伤口,它无法完全操控马满江,学校里的灰雾似乎也散去了一些,能见度恢复了很多。

    “我们快走!”老李顺着安全网从二楼爬下,他捡起金生的头颅,想要把韩非背起。

    “学校后门钥匙在马满江口袋里。”韩非在这个时候依旧保持着清醒,他的计划还差最后一步。

    老李从马满江口袋里拿出学校后门钥匙,背着韩非就准备往外跑,可是无数的鬼影正在朝这边靠近。

    重伤的马满江也一点点从地上爬起,他贴着那张最恶毒的脸,死死的盯着韩非:“你们逃不掉的!”

    马满江的儿子将奄奄一息的野狗扔到了地上,带着它的朋友们跑出寝室楼。

    远处戴着眼镜李逊和眼珠被金线缝合的李静梅也带着学生赶来,所有人的面目都已经扭曲,他们眼中全都带着对韩非和金生的厌恶。

    好像已经是无路可逃了。

    “去操场。”韩非在老李身边说道:“争取把它们全都引过去。”

    鬼怪在靠近,老李只能按照韩非所说,他抓紧时间朝着操场冲去。

    现在去没有任何遮挡物的操场就是自杀,马满江慢慢从地上爬起,它捂着自己的肚子,驱使整所学院里所有的鬼围追韩非。

    仅仅只过去了几分钟,老李背着韩非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他们被困在了操场中心。

    在马满江被重伤之后,那压抑的灰雾缓缓消散,可雾气散去后,老李看到了更加绝望的一幕。

    学院里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那一张张脸已经完全病态扭曲。

    “马满江才是凶手!马满江伤害了那个女孩!”老李无助的冲着周围的人群呼喊,然而那些学生并没有长耳朵,李逊和李静梅则本身就知道这些,但他们并不愿意插手。

    “啪!”

    满身裂痕的初夏不知被哪个学生推出了人群,李逊揪着她的头发,指向了马满江。

    那个女孩害怕的全身在颤抖,她面对三个大人,不断的想要后退。

    身体一片片碎裂,她曾经还在跳动的心终于死了,她的眼中不再有一丝光亮,她最终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野狗张冠行在草丛里发出呜咽的叫声,六十多岁的老李背着韩非,拼命推开那些想要靠近的学生,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的血痕。

    结局似乎已经注定,女教师被杀,野狗奄奄一息,老李拼了命的抵抗,他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面对这无数的鬼影和整座学院里所有的怪物,韩非默默抱紧了怀里的头颅。

    “因为遇到了这些,所以你最后选择了死亡吗?”

    绝望、无助,金生的世界里已经再没有谁能够相信和依靠。

    “你一次次死亡,最终什么也改变不了。”被蝴蝶操控的马满江站在人群当中,他碎裂的脸上满是恶毒和嘲弄:“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们几个已经死去的鬼以外,再也没有人会去相信金生,他永远逃不出这所学校!他永远也无法离开!而你会变得和他一样!”

    整所学校的鬼影和怪物都集中在了操场上,根本没有逃出去的路。

    “就算灰雾散去,世界还是那么的压抑绝望,这就是你不愿意再睁开眼睛的原因吗?”

    韩非望向四周,整所学院的鬼和怪物,包括马满江在内都聚集在了他和老李身边:“我现在能够明白你的痛苦了,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他让老李把学校后门的钥匙塞进了金生嘴里,那钥匙卡在厚厚的血痂当中,根本触碰不到金生。

    “这个世界虽然对我们来说很糟糕,但我们还是要努力的挣扎下去,因为就算是在这个糟糕的世界上,也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依旧愿意去相信我们!”

    韩非唯一能动的右手举起了金生的头颅,他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疯狂:“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血色飘落,意识涌入属性面板,韩非高举着金生的头颅,那满是鲜血的嘴里轻声念出了两个字。

    “招魂!”

    面板被血色铺满,如同鬼门一般向两边打开,无边的血海里一张张鬼脸咬着一个个名字出现!

    牵引着无数的血丝,韩非在尝试引动血海深处的鬼脸无果之后,他在空白的鬼脸之上写下了黄赢的名字。

    血海翻滚,金生的世界也在轻微摇晃,极短的时间过后,一条血色锦鲤跃出水面被鬼脸咬住,然后逃出了鬼门。

    目光紧盯着那张鬼脸,招到的游魂会随机出现在韩非百米之内,他无法控制对方的位置,就算是耗尽了自己全部的意识,也只是尽量让对方远离自己。

    当鬼门缓缓闭合之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操场和学校正门中间!

    拿着什么东西的黄赢坐倒在地,随后他就听见了韩非声嘶力竭的叫喊:“黄赢!”

    用尽最后的力气,韩非将金生的头颅扔过人群,砸向黄赢所在的位置。

    “跑!带着它离开学院!”

    韩非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正在进行管理者任务,他的人物面板是一片灰色,无法退出游戏,也无法打开物品栏,所有主动能力当中,只有同为管理者的天赋能力可以使用。

    他本想用招魂引动血海深处的东西,但并没有用处,他只好把最后的希望赌在黄赢身上。

    操场上没有障碍物,可以第一时间看到黄赢的位置,学校正门的锁已经被打开,后门锁的钥匙被韩非塞进了金生嘴里,不管黄赢出现的位置靠近正门还是后门,他都可以第一时间开门逃离。

    韩非已经把能做的一切都做了,接下来只能交给运气了。

    茫然的黄赢本来已经吓傻,但他听到了韩非的声音,看到了此时几乎不成人形的韩非。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一刻他本能的选择了相信韩非。

    金生的人头掉落在他的附近,如果他不是医生这个职业恐怕连触碰的勇气都没有。

    伸手抓起金生的头颅,黄赢脸上被吓的没有一丝血色。

    当他再抬头时,操场上那一群只在噩梦里才会出现的怪物正朝他狂奔而来。

    就算不用韩非多说,他也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抱住金生的人头,黄赢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用人生中最快的速度朝着学院正门冲去。

    感谢鬼才鲍勃的盟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