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你的噩梦,由我亲手来实现!_我的治愈系游戏
优书网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390章 你的噩梦,由我亲手来实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0章 你的噩梦,由我亲手来实现!

  第391章你的噩梦,由我亲手来实现!

  韩非所在的这片区域当中,死楼是最恐怖的建筑,畜牲巷排在第二位,他心里一直记得一句话,蝴蝶操控的那些外来者似乎从来不会进入畜牲巷。

  当时韩非就觉得畜牲巷非常可怕,连蝴蝶都不敢轻易进入,可当他真正跑到了畜牲巷里面之后,发现畜牲巷似乎并不是太危险,连顶级怨念都没有。

  仔细回想一下,在韩非进入畜牲巷的整个过程中,他其实根本没有见过完整的蜘蛛,他所看到的那个蜘蛛是由畜牲巷里无数猪脸怪物拼合成的。

  不管是用来祭刀的恶之心,还是被医生人格拿来改造的善之心,本质上不过是蜘蛛的心脏而已。

  医生人格说蜘蛛的身体被畜牲巷里所有怪物分食了,但那些怪物分食的真是蜘蛛的身体吗?

  在蜘蛛和医生人格最后的交手当中,蜘蛛使用的能力只有一招,那就是操控整个畜牲巷的血肉进行碾压,他的蛛网遍布畜牲巷的每一寸土地,仅靠这一个能力就足以制服医生人格,可作为畜牲巷永恒的管理者,他真的只会这种简单粗暴的碾压?

  能够和蝴蝶交手,且不分胜负的蜘蛛,怎么可能会浑浑噩噩任由自己的副人格操控?

  真正的蜘蛛,可是一个为了最后胜过蝴蝶,敢亲手杀掉另外八个自己的疯子。

  所以韩非隐隐猜到这一切可能是蜘蛛计划的一环,是做给蝴蝶看的戏。

  畜牲巷里保留着这片区域仅有的人性,就好像蝴蝶在不断收集“花盆”来制作外来者一样,蜘蛛也在暗中寻找着携带人性的游魂。

  蝴蝶拼命想要制造出另外一个自己,就是为了防止噩梦中的场景变为现实,被那把能够屠杀屠夫的刀斩杀。

  而蜘蛛正好相反,他把善恶的心分裂开,聚集最深的恶意和深层世界能够找寻到的最后一点人性,为的就是锻造出蝴蝶噩梦中的那把刀!

  两人从现实斗到了深层世界,谁都没有成功杀死对方,直到韩非出现。

  在韩非的帮助下,蜘蛛铸造出了那把深层世界里从未有过的刀,这把刀未来斩杀的怪物也不仅仅只是蝴蝶。

  血丝中蕴含着罪业,那种力量和怨念身上的怨气、恨意心中的恨完全不同,是一种韩非在深层世界里第一次见到的力量。

  如果说大多数厉鬼和怪物都擅长操控负面情绪和绝望,那蜘蛛的力量更多是来源于一种对罪业的忏悔。

  一直悬挂在作家窗框上的护身符被韩非打开,沾染着罪业的血丝在割裂蝴蝶的夜空,在它的夜色之下交织出一张无法挣脱的蛛网。

  正常来说,蝴蝶完全有能力躲过蛛网,但现在的它失去了行动能力,蜘蛛又是在它面前四散开的。

  蜘蛛为了这一刻不知道等待了多久,他就像是隐藏在蛛网最深处的捕食者,直到最关键的时候才露出自己的獠牙。

  数不清楚的血丝落在了蝴蝶身上,罪业的蛛网将蝴蝶笼罩在内,它拼命扇动身后由噩梦组成的翅膀,但不管翅膀上的痛苦和绝望有多强烈都无法弄断细细的“蛛丝”。

  死咒可以带来绝望,可以利用一切负面情绪来壮大自己,但它奈何不了对罪业的忏悔和救赎。

  蜘蛛的每一根蛛丝都是由他的意识锻造成的,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千锤百炼,是他连接着现实和虚幻的思念,也是他对自己杀戮和人性的理解。

  这十几年的时间,深层世界给了蜘蛛一个思考的地方,他的双眼看到了生和死中间的东西,现在的蜘蛛要远比现实中的蜘蛛要恐怖太多了。

  “我之前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在现实当中杀掉你。”蝴蝶越是挣扎,血红色的蛛丝就越在它的身上汇聚,那双仿佛夺走了深层世界所有色彩的翅膀用力扇动,最后蝴蝶搅动了自己的黑夜。

  一只只黑色蝴蝶从夜色中钻出,无差别的攻击着楼内所有住户。

  有些怨念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黑蝶穿透了灵魂,那些黑蝶吸食饱他们身上的怨念之后,带着他们身上的死咒重新飞回蝴蝶的身体。

  蝴蝶是死楼的管理者,但它和韩非完全不同,它是把死楼内所有的孤魂野鬼全部当成了自己的食物和工具,必要时候可以把他们全部杀死来换取自己生还的机会。

  相比较来看,韩非当时为了救幸福小区的众人,以自己为诱饵,硬是用十三级的身体引开了不可言说的歌声。

  同样都是管理者,但人和人真的完全不同。

  “你已经没有机会再杀掉我了。”血光映照着蜘蛛的身体,他一根手指勾动血色蛛丝,跟在他背后的八道影子似乎收到了什么指令,开始迅速胀大。

  他们每一个心口都插着一把还在淌血的屠刀,此时他们抓住了蝴蝶被蛛网困住的翅膀,朝着八个不同的方向撕扯!

  蝴蝶的翅膀在被那些影子抓住之后,原本受到梦尘影响的老鬼和庄雯正在慢慢找回理智,小八也趁着这绝佳的机会疯狂锤击蝴蝶。

  无比绚烂的翅膀变得残破,局势似乎已经偏向于蜘蛛,不过蜘蛛没有一丝一毫的大意,他的目光落在了韩非身上。

  就算处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蝴蝶依旧没有放弃韩非,还想着进行招魂仪式,这说明它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蝴蝶那样妖异英俊的脸已经满是尸斑,它脸上也再无一丝平静,眼眸中满是寒意。

  “你们会后悔的,所有一切,都只是噩梦而已,不过你们连在噩梦中赢我的机会都没有。”蝴蝶这句话似乎隐含着某种深意,它说完之后,空荡荡的胸口里直接伸出了数条血管。

  那些血管和韩非脚下的神龛相互呼应,连接到了那颗残破的心脏上。

  蝴蝶无法用血管将大孽从心脏上弄掉,它直接把那颗心和大孽一起塞进了自己的胸口。

  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神龛在巨茧中破碎,蝴蝶突破恨意的希望已经消失,它借助着那颗心中的力量疯狂吞吸着死楼内所有死咒。

  家家户户的鬼怪都被牵引到了它的黑夜当中,一直藏在角落的嫁衣女人、被阻隔在四号楼外面的女主播、一号楼的疯子,顶楼的老太太,甚至4144房间庄仁的大女儿也被死咒裹挟,如果不是她手里一直抱着一个残缺的神像,恐怕弱小的她已经被直接碾碎。

  蝴蝶疯狂吞吸着死楼的一切,居民楼在层层坍塌,所有人绝望哀嚎,但是蝴蝶制作出的纸人却敲锣打鼓,让哀乐响彻死楼。

  “你们会在我的噩梦里死去,我会成为你们新的噩梦,在你们的尸体上复生!”

  蝴蝶顶住了所有人的进攻,在翅膀被撕碎之前,用血管顶楼老太太的脖颈。

  死楼所有住户里,只有这个老太太打心里没有反抗蝴蝶。

  “奶奶,我们家里三十几口人,他们全部把我当做笑话和怪物,只有你为我说过一句话。”

  老太太无法喘息,脖颈已经变形,她充满杂质的眼珠里,满是浑浊的眼泪。

  “但我知道你也从未爱过我,你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血管越来越用力,直接将老人拽向它的心口:“这一句话换了你十年的阴寿,不过现在你该去跟他们团聚了。”

  老太太的残魂被塞进了那颗破碎的心,心口裂开,里面是蝴蝶一家三十几口的脸,他们被揉碎了粘黏在一起,住在那颗残破的心房里。

  在老人魂归之后,那颗残破的心脏开始跳动,一根根血管好像伤口愈合冒出的肉芽,从蝴蝶的胸口伸出。

  招回了死楼大部分死咒的蝴蝶抓住了身后的衣柜门,它朝着众人冷冷一笑,直接将自己身下那无比丑陋的巨大肉瘤炸开,然后抓住韩非的身体,推开了4444衣柜的门。

  残破的翅膀疯狂扇动,蝴蝶在进门之前,将韩非凑到了那颗残破的心脏旁边,一根根新长出的血管钻向韩非的身体。

  蝴蝶想要强行完成回魂仪式,它要占据韩非的意识和躯壳,接着通过噩梦离开。

  也许是因为大孽捣乱的原因,血管的速度很慢,靠着大孽争取的这点时间,蜘蛛、小八和幸福小区的人们一起冲向了4444号柜门。

  蛛网限制了蝴蝶移动,它又无法直接吞掉韩非,完成回魂的最后一步。

  双方都争分夺秒,蜘蛛的八道身影已经撕破了蝴蝶的翅膀,那无数的死咒也重伤了死楼的所有人。

  在几方已经拼到最后关头的时候,一只手捡起了掉在黑夜当中的往生刀。

  半张脸被血液浸透的恶之魂,拿起了地上的刀。

  老鬼的身体已经彻底被死咒摧毁,一张张人脸模糊不清,他皮肤如同百年老树的树皮,长发完全变成了白色。

  恨意的黑火已经消失殆尽,可那恨意当中的蝴蝶死咒却依旧活跃。

  “难道子子孙孙都要背负这个烙印走下去吗?”

  老鬼用最后的力气站直了身体,他苍老的手握住往生刀,背脊之上的灵魂一个个破灭,全部钻进了刀柄之中。

  悄无声息在尸体残骸中走动,老鬼抓着那无刃的刀。

  他每走一步,背脊就会断裂一块,庞大的魂体在一点点缩小,快要熄灭的恨意黑火却顽强的燃烧着。

  在背脊只剩下恶之魂的那张脸时,一直沉默寡言的老鬼开口了:“你的刀我无法使用,现在轮到你来接管这血脉的一切了。”

  “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血脉不断,我们就永远活在你的背脊当中,支撑着你。”

  “这话我会转述给你家孩子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了。”老鬼自己的脸和背脊上恶之魂的脸同时变得模糊,在一道无比庞大且澄澈的灵魂钻进往生刀后,老鬼背脊上的脸全部消失不见,他自己的脸则变成了恶之魂的模样。

  “眼睛有些湿润,是你在哭泣吗?知道自己家人对自己这么好,当初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不过你也因此很幸运的躲过了灭门之祸。”恶之魂握紧了往生刀,心中的恨意黑火开始燃烧,他逐渐加速,脸上的表情从平静变为彻底的疯狂!

  全力冲刺,被他紧握的刀柄之上慢慢浮现出了一条苍老的手臂,紧接着一只只手和他一起抓住了刀柄!

  璀璨耀眼的刀锋几乎在瞬间划破了蝴蝶的黑夜,老鬼燃烧了自己的魂体,为恶之魂换来了等同恨意的实力!

  这短短一瞬间的光明,照亮了所有的人。

  恶之魂拖着往生刀,用那由人性构成的刀锋斩开了蝴蝶胸口残破的心脏!

  “你的噩梦,由我亲手来实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