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 第一百一五章 寒书残

第一百一五章 寒书残

  云皎愣了一下,寒书不是那块方印的主人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下意识转头看向自己放在桌上的那件冥器,却神奇的发现,上面正隐隐散发着一缕银光,更是有什么若有若无的东西,正连接着眼前的男子。

  “你是附身在这方印上的残魂?”她细细瞄了他一眼,才发现他的身形的确比普通的鬼魂要浅淡很多,仿佛风一吹就会散的那种。

  “残魂?”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压根不知道什么是残魂。

  “你怎么会附身在方印上?你的真身呢?”云皎接连问道。

  寒书的神情却越来越茫然,根本听不懂她的话一般,“真身?我……我不记得了。”

  云皎眉头微微皱了皱,见他一脸傻缺的样子,觉得这事有点严重,沉声交待了一句,“你等一会。”于是转身拉开门,冲着隔壁还在挑灯夜读的人大声道,“老头,帮我叫祖师爷过来一下,有事。”

  “哦。”老头放下手里的书,也没问啥事,条件反射的出门朝着高塔的方向走去,不到半会就听到他拉开嗓子大声喊道,“祖师爷,丫头问你吃夜宵吗?”

  下一刻白光一闪,云皎身侧就多了一道身影,一个略带凉意的声音直接响起,“可!”

  云皎:“……”

  夜渊先是扫了空荡荡的桌面一眼,来不及细想为啥没吃的,下一刻就看到了一脸茫然的站在中间的寒书,顿时眼神一沉,心底顿时涌上一股莫名暴躁的情绪,小徒孙房里多了个野男人!

  (╰_╯)#

  “丫头,这回又做了什么吃……卧槽!”老头也急赶了过来,打算蹭口夜宵,却一眼看到了中间的人,顿时吓了一跳,“这……这……这谁?”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云皎,给了她一个:丫头你居然背着我养了小白脸的眼神。

  云皎想冲他翻个白眼,未果!只好转身解释道,“他是突然从那块方印里钻出来的,我实先也不知道他在里面。”之前文清走得急,并没有带走那块方印,所以她只好顺手捡回来了,“而且他好像……失忆了?!”

  “失忆?”老头一惊,鬼魂也会失忆吗?

  “嗯。”云皎点头,上前一步继续问道,“你还记得别的什么事吗?例如怎么进到那个方印中去的?”

  寒书愣了愣,细想了想又用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叫寒书,然后睁开眼……就看到了你。”他直直的看向云皎,“姑娘,你认识我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眼见到的是云皎的原因,他看向她的眼神分外的专注和依恋。

  看得夜渊万分不爽!

  “我只是听说过你的名字,并不认识。”云皎回了一句,又转头看向夜渊道,“祖师爷您能帮忙看看他这是什么情况吗?”

  夜渊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情愿,却还是沉声回答道,“一缕残魂而已,他的魂魄应该是受到了重创,所以才会只留下这一缕残魂。”

  说着,他直接上前一步,拿起桌上那块方印,顺手捏了个诀,下一刻只见那方印之上,隐隐有一丝红色的液体从上面渗出飘浮了起来,看着像是——血!

  “他的一丝精血沾在了这冥器上,所以他的残魂才附着在上面。”夜渊继续道。

  云皎心底一沉,直接开口道,“祖师爷的意思是说,他的真身已经……”

  “死了!”夜渊毫不迟疑的开口,临了又加了一句,“魂飞魄散。”

  云皎一愣,连着旁边的老头都倒吸了口凉气,顿时有些同情的看了寒书一眼,这也太惨了吧?也就是说他整个人只剩下这缕残魂了!

  云皎瞄了仍旧一脸状况外的寒书一眼,可能是因为失忆的原因,他仍旧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算是听到夜渊说他已经魂飞魄散,他好似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呢喃了一句道,“原来我……已经死了吗?”

  云皎叹了一声,转身从旁边的药箱之中,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上前接住那滴从方印之上飘出来的精血收好。果然下一刻寒书残魂与方印之间那丝若有若无的联系,就转移到了她手中的瓶子上。

  “你要救他?”夜渊皱了皱眉,一脸不赞同。

  “呃……也不算吧!”云皎愣了愣,沉声解释道,“我之前听文师叔说,这个寒书是他的弟子,我们竟然撞见了,也不好……”不好不管吧?顺便搭把手不是应该的吗?而且既然寒书现在在这里,那就证明之前的事并不是他做的。再说,她的医术还不到起死回生的地步,更别说修补残魂了。

  “哼!无需考虑那个蠢弟子!”夜渊满脸嫌弃的冷哼了一声。

  “……”错觉吗?总觉得今天晚上的祖师爷,特别暴躁。难道是因为没吃到夜宵?她没有细想,转头看向白纸一样的寒书,试探的开口道,“寒道友,你还记得文清师叔吗?他是你师父。”

  “文……清?师父?”他愣了愣,仍旧用力摇了摇头,“抱歉姑娘,我真的记不起来。”

  得,还真的是一张白纸,估计也是因为只剩残魂的原因,他能保留着意识思维,只是单单失去记忆,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再问下去,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

  “既然如此,不介意的话你就先留在这里,等文师叔回来,自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时他应该会助你修补魂魄。”就凭文清之前见到方印时那紧张兮兮,还暗挫挫想瞒着祖师爷的样子,应该是很重视这个弟子才是。这次回去,也应该会去地府当面见寒书,要是见不到他,自然会知道他出事了。

  寒书神情轻松了不少,仍旧十分有礼貌的朝着她行了个礼,一脸感激的道,“多谢这位姑娘相助,那在下就打扰三位了。对了,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哦,我叫云皎。”说着她简单介绍了旁边的老头和祖师爷。

  他一一问了好,又朝着她腼腆的笑了笑,“原来是云师妹。”

  云皎一呆,但细一想他估计是听到自己叫文清师叔,所以才这么叫的。也没怎么在意,交待了他几句不要离瓶子太远,否则对魂体不利之类的话。

  到是旁边的夜渊脸色越来越黑,从见到寒书起,那股莫名的郁气好似积得更多了,眼看着两人还有继续聊下去的趋势,他实在忍不住,一把拉住了自家小徒孙就往外走。

  “祖师爷?”云皎愣了一下,却直接被他拉着出了门,“这是去哪?”

  “夜、宵!”

  云皎:“……”

  白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yoush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