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配合_恰锦绣华年
优书网 > 恰锦绣华年 > 108 配合
字体:      护眼 关灯

108 配合

  “一群蠢货,这世上哪里会有鬼!”元昶哼道,却将身后的燕七姐弟两个护得更严了。

  片刻功夫便有人奔了出来,见着洞口处这几个人,张惶地喊道:“快逃!快逃!鬼来了——鬼追来了——”也不停脚,竟是一直冲出了洞去。

  “太危险了!回来!”武珽向外吼道,可那些人哪里肯听,转瞬就跑不见了踪影。

  六个人被这突发状况弄了个面面相觑,还没觑出个究竟,又有一拨人尖叫着奔了出来。

  “拦下!”武珽向着元昶喝了一声,闪电出手,连砍带劈,照着这拨人后脖颈斩下,同元昶一起轻松将这伙人砍晕在地。

  五六七三个连同燕九少爷一起帮忙将晕了一地的人扶着靠坐在洞壁两侧,元昶不由皱眉:“里头究竟有什么鬼东西?不若我进去看一看。”

  “不可,十二叔说未听招呼不要擅入。”武珽道。

  “嘁,他是你十二叔,可不是我十二叔,”元昶撇嘴,“再说不管里面是什么,这群人现在已经吓乱了心神,你十二叔一个人再厉害也护不了这么多人。”

  武珽还是有些犹豫,武家人世代尚武,祖祖辈辈出过不少的武将,一直以来都是以军纪治家,所以武家的孩子们都习惯了对长辈的绝对听从,这会子让他违背叔叔的吩咐,很有些令他为难。

  元昶见状哼了一声,道:“那你留在这儿守着他们,我进去救人!”说着迈步就要往里冲,却见武长戈正从里面大步奔出来。

  “十二叔,里面怎么回事?”武珽武玥忙上来追问。

  武长戈背上又背了个晕过去的女孩子,腋下还夹着一个,将两人放到地上后方沉声道:“此洞深处是吸血蝙蝠的巢穴。”

  “啊——”武玥陆藕齐声惊呼。

  吸血蝙蝠。昨晚看到的影子原来是它。

  被吸血蝙蝠咬到的人,很易传染狂犬病!

  “小五元昶燕安,随我进洞救人;剩下的你们几个,将众人行李包袱中能烧的东西聚集起来生上火,熏蚊虫的艾草等物投入火中烧,莫要进洞。”武长戈迅速布置完毕,率先迈步重新往洞中行去。

  “喂——里面危险,为什么要让燕小胖进去?!”元昶喝道,然而武长戈已经消失在洞深处,元昶便和燕七道,“你就留在这儿,我和武五进去就行了!”

  “不要紧,”燕七道,“我们进去把蝙蝠都杀死吧。”

  众人:“……”要不要这么凶残啊喂!为什么要用“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的语气说出如此血腥的话!

  外面的雨很大,短时间内无法下山。

  如果要在洞中避雨,就必须杀光携带狂犬病毒的吸血蝙蝠。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燕七看向燕九少爷:“用防水油布把头脸罩上,别被蝙蝠咬到。”转而又和武玥陆藕道:“你们也是。”最后看向武珽和元昶:“走吧,别怕。”

  武珽元昶:“……”怕你个羊骆驼啊!比起吸血蝙蝠来你这凶残的小胖子更可怕一点好嘛!

  “那你跟紧我,不许乱跑,听见了吗?”元昶盯着燕七道。

  “放心。对了,你们的箭借我用一下。”

  燕七背了满满一大篓箭,举了根武珽做的简易火把就跟在两人身后冲进了洞中。

  山洞很有些深,七拐八绕,甚至还有两三条岔路,那些学生们四下里逃蹿,此时不知都逃去了哪条岔路,还有七八个瑟缩在角落里,连逃都放弃了,只管抱着头缩成一团,不住地哭喊,地上还有三四个不知是吓晕的还是撞晕的,或趴或躺地一动不动。

  “别哭了!背上他们几个往外走!”元昶不耐烦地吼道,声音在洞中嗡嗡回响。

  三个人也不停留,只管继续向洞深处行去,绕了两绕,前面豁然开朗,一处篮球馆大小的天然石洞出现在眼前,火光照耀下,一大片相貌丑恶的蝙蝠正在狂乱地飞转。不远处的地面上,一团黑黢黢的物件在痛苦蠕动着,乍见火光映来,登时爆炸一般四散开去,竟是数十只蝙蝠在摁着一名学生吸血!

  洞中还有十数名学生,原本在黑暗中正慌乱地乱躲乱撞,如今有了火光方稍定下心神,哭喊着跌撞着向着这厢奔来。

  “小五救人,元昶接应,燕安掩护。”武长戈正将一名刚遭受了蝙蝠袭击而晕厥在地的学生背到背上,迅速且清晰地对三人发出指令。

  武珽毫不犹豫地飞身冲上,冲的过程中已然拔剑在手——本次进山旅游是允许会武的学生们携带武器的,不会武的学生也可以携带弓箭,武珽挥剑挽出十数个剑花,剑花过后,七八只蝙蝠如同破碎的烂布片般被斩做了两半纷纷坠地,武珽随即奔向仍被其它蝙蝠包围袭击的学生,赶散蝙蝠,拽出学生,丢给元昶,元昶接住后直接背到背上便往洞外冲,却也不走远,只将晕过去的人员堆放到来时观察好了的较为安全的岔洞中,而后便折返刚才那群蝙蝠的聚居山洞,继续接应武珽从蝙蝠嘴下救出来的学生。

  燕七将手里的火把插到洞壁的凹凸处,而后搭弓上箭,有条不紊地对蝙蝠进行射杀。这些蝙蝠大约长久以来在这山中作威作福惯了,非但不惧怕人类这种大只且智能的动物,反而扑得愈发凶狠,不断地从四面八方的孔洞中钻出新的成员来,组成铺天盖地之势向着洞中的人类扑杀而至!

  武长戈虽然没有武器,一双肉掌的威力却丝毫不逊于武珽手中的剑,掌风所到之处,蝙蝠纷纷被拍成了肉屑,武珽的剑势也愈加迅疾,在周身几乎划出了一张剑网,两个人不断地将被蝙蝠包围的学生拉出来丢给元昶,元昶也不停地背着这些学生撤离到安全之处。

  突地一只蝙蝠鬼魅般地从武珽的剑网缝隙中钻入,张开生了尖尖獠牙的利口,照着他那咽喉处便狠狠咬了下去——

  “嗖——!”

  武珽只觉一道冰冰凉的东西擦着自己喉咙处的皮肤飞了过去,下意识地顺着那东西飞去的方向看,却见一支乌黑长箭上正穿着一只还在张着嘴的丑恶蝙蝠,连箭带蝠一齐钉在了旁边的洞壁上,那箭尾不颤不动,一如它的主人般平静,有力,果断,凶残。

  武珽这时才觉身上衣服在一瞬间就被冷汗给浸透了,挥剑劈死几只蝙蝠,冲着那厢道:“燕小七我跟你有仇啊?你那箭擦着我喉咙过去的知道吗?”

  “那不是正好?”燕七一边说着一边手上没停,才放出的一箭正擦过元昶的屁股,直接穿了两只蝙蝠。

  “正好什么啊正好?!我宁可被蝙蝠咬一口!”武珽好气又好笑地道。

  “信任呢?我箭法如何你很清楚啊。”燕七道。

  “……”怎么又提这事?!武珽喷出一口老血,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胖子哪里是特么不苟言笑啊!她特么根本就是面瘫心污,蔫儿坏蔫儿坏的啊!

  “别理他!”元昶一巴掌拍飞正要扑向燕七后脖颈的一只肥丑蝙蝠,哼声和她道。

  “好的。”燕七道。

  “……”好的你妹啊好的。武珽纵剑,一招气贯长虹划起一片剑光,将罩在头顶上乱飞的蝙蝠赶得四散,元昶趁机将下头缩成一团的两名学生拽起来向洞外带去,燕七的箭恰到好处地飞至,一箭射向武珽背后,一箭射向元昶背后,登时便有两只正欲偷袭二人的蝙蝠被分别射中,燕七的第三箭已经向着武长戈去了,擦着他的耳轮掠过,结果这位非但没有像武珽那样被吓一跳,反而闪电般地一伸手将这箭捞在手里,随手抛出,将两只蝙蝠钉在了洞壁上。

  有了燕七的掩护,武珽和元昶得以放心地施展,一个杀退蝙蝠给被困之人解围,一个见机配合将人救出,不过半个多时辰的功夫,洞内的蝙蝠已所剩无几,纷纷由孔洞中逃得不知去向,只剩下了满壁满地的死尸。

  将一众被困学生救出蝙蝠洞时,外面的雨竟已停了,果然是来得快去得快,几个教头碰上了头,而后带着几名功夫不错的学生去找那些因惊慌跑丢了的学生,所幸后来全都找到了,连同此前那一组迟迟未登上七窍峰的学生,原来是他们选的那条路不大好走,走了一多半的时候好些个女孩子已经无力再爬,只得原路返回,又重新选了条路,因而耽搁了大量的时间。

  最终众人一番清点,见因磕碰或崴脚而受伤的学生有八.九名,被蝙蝠咬伤的有十三四名,以及虽然无伤但是受了不小惊吓的也有十好几名,值得庆幸的是所有人都还肢体俱全地活着。

  待众人艰辛地回到露营地时,已经到了月上中天时候,好在原本留在营地的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热腾腾的姜汤在锅里翻滚着,人人灌了一大碗方觉得缓过些元气来。

  随队而来的大夫却先进入了紧张的救治伤员阶段,在几名医药社成员的携助下给伤者们清洗伤口和敷药,武长戈同几名教头再度上山,去附近采了些草药回来给伤员们熬上,所有的学生都很疲惫,惊魂一下午过后都没了精神,一个个勉强混饱了肚子后就萎靡地钻进了各自的帐篷自我治愈去了。

  “今夜的值夜人员要重新安排。”一名教头道,“这些家伙们怕都顶不住了。”

  “就让各自带来的下人们值吧,”另一名教头道,“我们几个少不得辛苦些,轮流带班。”

  商议定了便去安排,很快整个营地就陷入了沉寂,只有几处火堆在噼噼啪啪地燃着。

  “娘的,此前上山踩点的人究竟是怎么踩的点?”几个教头暂时没有什么睡意,就围坐在火堆旁闲聊,“那七窍峰上有吸血蝙蝠的洞穴,这么重要的事居然没有告诉咱们!”

  “哼,那帮家伙胆小如鼠,怕是只在洞口转了转,根本没往深处去!”

  “听说派来踩点的人都是副山长了院监了等等那些人的亲戚?”

  “这种事当然要派亲戚来了,你想,又能游山玩水,又不必自己花钱,银子都是书院出的,这样的好事不先照顾自家亲戚还先照顾谁?”

  “他娘的险些把这帮孩子给折在这一出上!伤了的那几个还不定怎么样,听说都不过是□□品官家的,纵是当真出了事也未必敢声张,只能自认倒霉。”

  “说这个又有甚用,哪里没有几件任人唯亲的事?人情如此,事道如此。”

  ……

  这一宿不知学生们有几个能睡得踏实的,反正燕七头一沾枕就着了,眼儿一睁就已是黎明时分。

  坐起身,左边拍拍武玥,右边拍拍陆藕,隔着陆藕拍拍杜兰:“起来吧,不是要看日出吗?”

  天从昨夜就晴了,雨水洗过愈显清透,正是看日出的好时机。

  杜兰半晌才揉着眼睛起身,见五六七三个已经穿好了衣服,不由摇了摇头:“整片营地也就你们三个不知愁不识忧的,这会子有心情看日出的估摸着也就咱们这个帐篷了。”

  带着各人的丫鬟从帐篷里出来,方知还是小看了年轻人们的心理承受力和自我治愈力,却见远远近近的又从其它几处帐篷里纷纷钻出人来,有的披散着头发,有的只随意裹着件外袍,牙不刷脸不洗,立到帐外齐刷刷地向着东方看。

  元昶三步两步地奔过来,抬手先在燕七脑门上弹了一指头,咧着嘴笑:“还说叫你起床呢,昨晚没做噩梦吧?”

  “没,睡得挺好的,你呢?”

  “躺下就睡着了!”元昶拍拍胸口以证明自己的大心脏,“这地方看视野不好,我带你去上头看!”说着便拉了燕七往远处跑。

  “阿玥她们也……”燕七回头看武玥陆藕,两个人一起甩手,一脸的“跟他走吧走吧我们早都习惯了不要来烦我们”的神情。

  跑到一处山壁近前,元昶胳膊一兜箍住燕七的小肉腰,紧接着运气在足,向上腾跃,几个纵跳之后便落上一块突出于山壁外的大石上,将燕七放下来,拉着她坐到石面上,然后转头冲她露着白牙笑:“此处如何?”

  “好。”燕七道。

  此处甚高,没有树木阻挡,放眼望去,尽是层峦叠嶂,一层堆一层地绵延至已泛白的天际,山间晨风吹上面颊,带着花香雨露的甜凉气息,让人肺腑通畅,毛孔舒开。

  元昶目不转睛地看着燕七的侧颜,沉静的小胖脸儿镶嵌在青沉旷远的群山背景里,竟有着与此地无比相合的气场,仿佛就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山的孩子,明明是个女孩儿,却有着山一样的沉与坚,谷一样的幽与寂。

  元昶忍不住伸手握住这个胖女孩儿的手,明明那么软,却又好像在这鲜嫩的血肉里,蕴藏着一股苍凉的力量。

  元昶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得太多了,怎么就能在短短一瞬生出这么些古怪的念头来。

  还是好好看日出吧,和她一起。

  新的一天,总是能让人充满希望。

  一道金色的利剑划破黎明的穹宙,东方遥远沉默的巨峦间喷薄出金橙色的光潮,怒涛排壑般瞬间遍染十万大山,世界陷入火海,火海之上乱云飞渡,翻滚着靛的灰的橙的涡旋,风从云端呼啸而至,带着烈烈燃烧的声音,天地被这声音笼罩,万物在此刻集体失声。

  一轮熊日在华彩万千中蒸腾而上,群山汹涌起来,将光浪抛向顶上悬垂的乱云,乱云翻滚欲狂,舒卷虬曲中有什么冲破了云膜、撕裂了骄阳,万顷火海之上,九重碧霄之下,天地色变之中,孤然一点剪影竟似闲庭信步般悠游盘旋,视众生如无物!

  那是一头鹰,自在又潇洒。166阅读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