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季秋池_她见青山(婚后)
优书网 > 她见青山(婚后) > 15、15.季秋池
字体:      护眼 关灯

15、15.季秋池

  

  李尧这套房子将近200平,主卧朝阳面积最大,林杏子起床气大到人畜不分的地步,江言作息规律,早上七点生物钟就准时醒了,怕吵醒她就一直躺着没动。

  等八点多的时候,林杏子翻了个身有要醒的迹象,他才穿上衣服起床。

  林杏子抱着枕头翻来覆去,又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揉着眼睛去浴室。

  推开门后就愣住了,男人站在马桶边,她进去时手还扶着那一坨。

  她就那么看着,忘了移开视线,眼神里透着清晨初醒的懵懂和茫然,尴尬来得后知后觉。

  江言倒是神情自然,扶着抖了抖,塞进内裤,余光瞟了眼她踩在深色防滑垫上的脚,白润脚趾嫩生生的,“虽然现在天气还很热,但早上凉,生理期更要注意,去把鞋穿上。”

  林杏子脑袋还处于待机状态,手扶着门,没吭声也没动,似是慢慢反应过来:江言回海市了,昨晚他们睡在一张床上,还做了点什么。

  身上那件睡裙细细的吊带滑到肩膀下,露出半边胸脯,江言走过去,抬起一只手,手指勾着吊带拉上去,又顺手捏了下她的脸,“还没醒?”

  林杏子意识回笼,视线慢腾腾地挪到男人那只好看的手上,“你是不是……没洗手?”

  摸完那里又来摸她。

  江言,“……”

  林杏子不会做饭,习惯性点外卖,江言挂好警服,就看到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走近了才知道她是在点外卖。

  “急着出门吗?不着急就等半个小时,我给你做。”

  “急……”林杏子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想着附近的外卖她都快吃吐了,“倒是不怎么急。”

  “那就等一会儿。”

  她虽然不进厨房,但家里厨具都齐全,李青偶尔看不过去了也会过来给她做顿饭,粮油米面调料什么的也都有。

  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哪哪儿都顺眼,冰箱里只有水果酒饮,江言用牛奶简单煮了锅粥,林杏子都觉得比外卖好吃多了。

  还有那套警服,她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季节颜色品牌依次挂好的,他把警服和几套衣服挂进去,跟她的衣服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却也丝毫不显违和,似乎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然而这种顺心顺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林杏子去公司之前要先去医院看那个做完手术的女艺人,附近一直有狗仔蹲着,江言开车送她,但不方便上楼,就在门诊楼前面的花坛旁边阴凉处等她。

  面对面遇上从门诊楼出来的季秋池。

  “好久不见。”

  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季秋池错愕僵硬地看着几步远外的男人,比起她脸上藏不住的伤,更难堪的是检查报告全散在江言脚边。

  她一慌,就手忙脚乱,江言俯身帮着捡起,那一页的检查结果处清晰写着:阴道撕裂。????李尧这套房子将近200平,主卧朝阳面积最大,林杏子起床气大到人畜不分的地步,江言作息规律,早上七点生物钟就准时醒了,怕吵醒她就一直躺着没动。

  等八点多的时候,林杏子翻了个身有要醒的迹象,他才穿上衣服起床。

  林杏子抱着枕头翻来覆去,又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揉着眼睛去浴室。

  推开门后就愣住了,男人站在马桶边,她进去时手还扶着那一坨。

  她就那么看着,忘了移开视线,眼神里透着清晨初醒的懵懂和茫然,尴尬来得后知后觉。

  江言倒是神情自然,扶着抖了抖,塞进内裤,余光瞟了眼她踩在深色防滑垫上的脚,白润脚趾嫩生生的,“虽然现在天气还很热,但早上凉,生理期更要注意,去把鞋穿上。”

  林杏子脑袋还处于待机状态,手扶着门,没吭声也没动,似是慢慢反应过来:江言回海市了,昨晚他们睡在一张床上,还做了点什么。

  身上那件睡裙细细的吊带滑到肩膀下,露出半边胸脯,江言走过去,抬起一只手,手指勾着吊带拉上去,又顺手捏了下她的脸,“还没醒?”

  林杏子意识回笼,视线慢腾腾地挪到男人那只好看的手上,“你是不是……没洗手?”

  摸完那里又来摸她。

  江言,“……”

  林杏子不会做饭,习惯性点外卖,江言挂好警服,就看到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走近了才知道她是在点外卖。

  “急着出门吗?不着急就等半个小时,我给你做。”

  “急……”林杏子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想着附近的外卖她都快吃吐了,“倒是不怎么急。”

  “那就等一会儿。”

  她虽然不进厨房,但家里厨具都齐全,李青偶尔看不过去了也会过来给她做顿饭,粮油米面调料什么的也都有。

  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哪哪儿都顺眼,冰箱里只有水果酒饮,江言用牛奶简单煮了锅粥,林杏子都觉得比外卖好吃多了。

  还有那套警服,她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季节颜色品牌依次挂好的,他把警服和几套衣服挂进去,跟她的衣服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却也丝毫不显违和,似乎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然而这种顺心顺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林杏子去公司之前要先去医院看那个做完手术的女艺人,附近一直有狗仔蹲着,江言开车送她,但不方便上楼,就在门诊楼前面的花坛旁边阴凉处等她。

  面对面遇上从门诊楼出来的季秋池。

  “好久不见。”

  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季秋池错愕僵硬地看着几步远外的男人,比起她脸上藏不住的伤,更难堪的是检查报告全散在江言脚边。

  她一慌,就手忙脚乱,江言俯身帮着捡起,那一页的检查结果处清晰写着:阴道撕裂。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