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ρO①⑧.cOм 17、17.初恋前女友_她见青山(婚后)
优书网 > 她见青山(婚后) > NρO①⑧.cOм 17、17.初恋前女友
字体:      护眼 关灯

NρO①⑧.cOм 17、17.初恋前女友

  

  磊哥企图羞辱江言不成却反被林杏子当众羞辱,颜面尽失。

  他混得不算差,生意做久了在这一片认识的朋友也宽泛,他嘴皮子灵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能把人哄高兴,高官显贵来酒吧消遣多多少少都会给他几分薄面。

  林杏子回国后最常见面的人就是林桑,而林桑是个酒鬼,林杏子认识这家酒吧老板的时间算起来也差不多有两年了。

  他自以为摸清了林杏子的脾气,又有报私仇的心,才在得知江言是来找林杏子的时候故意找他的麻烦,却适得其反。

  先是被迎面泼了杯酒,紧接着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羞辱,她骂人不带脏字,但也丝毫不留情面。

  男人气急败坏,脸上青一道白一道精彩地很,一双眼睛愤恨地盯着林杏子,怒气上头时所有的忌惮顾虑都抛之脑后,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被激得撸起袖子要动手,被身后的人死死拽住,落在林杏子眼里就像是动物园玩杂技的小丑。

  在他踢翻椅子前一秒,林杏子手腕就一股力道握紧,被带着往后,她头也不回地甩开。

  “这就要气死了”灯光下,她周身散着一层光晕,“先撩者贱,你是老年痴呆还是癫痫犯了,隔着两米手都能抖到他身上去。”

  “磊哥!”猴子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这位大小姐平时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现在却为了一个穷警察出头,他又不傻,冷静下来之后自然看出点什么。

  事情闹大,生意可能都做不下去了。

  磊哥理了理袖口,咳了两声,走到林杏子面前讨好地谄笑,说话时余光越过她往她身后的江言身上多看了几眼,“林大美女,消消气,是我眼拙,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我计较,这样,今天晚上您和您朋友的消费免了,就当我给您赔罪。”

  林杏子:有被笑到,我先吐了。

  “我缺那几瓶酒的钱”她笑盈盈地,“给他道歉。”

  “……哥们儿,对不住了。”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装地还算像样。

  人家道歉了,林杏子也挺大度,小事化了,清嗓说了声“对不起。”

  “下次还骂。”

  “……”

  到家后,江言弯腰捡起她随便踢掉的高跟鞋摆整齐,进房间拿了管药膏,出来时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自己的脚。

  教训那个酒吧老板时她气场高贵,红唇烈焰,锋芒收敛之后,又是个闹别扭的小女生。

  江言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脚,她不说话,只是憋着一股劲儿挣扎,江言索性把她整个人抱到身上,挤出点药膏涂在脚后跟的水泡周围,又低头凑近吹了吹。

  “下次遇到危险记得往后躲。”

  高楼隔绝了城市的喧嚣和躁动,过于安静的环境下,再细微的情绪都藏不住,独属于男人的气息侵占了林杏子的呼吸,他短发扫过她手臂,吹出的呼吸浮在她脚踝皮肤上,手指沾了药膏轻轻摩挲在红肿水泡周围,她甚至能感受到指腹的茧子刮碰到皮肤小绒毛的触感,像是有根羽毛在挠她的心。

  他没换衣服,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精味道。

  林杏子别开眼,撑在沙发上的手收紧,指甲将沙发刮出一道印子,“不好意思,我是冲上去打架的类型。”

  “你老公可以代劳,”他说,“男人的身高和力量有先天优势,被激怒后更是不考虑后果,你会吃亏。”

  ‘老公’这个称呼是提醒她,还是提醒他自己

  鞋不合适,多穿几次也一样磨脚。

  “江言,”她眼眸低垂,散落的碎发挡住了光线,半张脸都在暗色阴影里,看不出神情,声音也淡淡的,“你想离婚吗”

  江言手上的动作只是短暂停顿。

  “不离,跟你结婚的之后就没想过离婚。”

  “那你在公共场合跟初恋女朋友拉拉扯扯依依不舍打我的脸是什么意思呢”

  他抬起头,眼里竟带着笑意,“什么初恋女朋友”

  林杏子在酒吧撒过气,现在才能平淡地维持着体面,“季秋池,你高三那个漂亮女同桌,她不是你初恋前女朋友吗”

  她手机一整天都打不通,不看微信也不看短信,或者是已读不回,江言也猜到早上在医院她应该是误会了。

  “是同桌,不是初恋,也不是前女友,今天早上我是送你去医院,遇到她纯属偶然,没有依依不舍,也没有拉拉扯扯。”

  “我都亲眼看见了,”林杏子鼻腔里面酸酸的,“高三就在小树林里随随便便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江言眼里闪过一抹情绪,刹那错愕之后笑意反而更浓。

  八年前她突然没有理由的开始疏远他,甚至连带着林柯都受到牵连,高考结束后才知道她要被父母送出国读书,林桑看在三年同学的份上替他传了话,她却没有赴约。

  他一直都不知道原因。

  ———

  掐指一算,明天上bed~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