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刚才不是要帮我脱裤子吗(500评论)_她见青山(婚后)
优书网 > 她见青山(婚后) > 33、33.刚才不是要帮我脱裤子吗(500评论)
字体:      护眼 关灯

33、33.刚才不是要帮我脱裤子吗(500评论)

  

  书桌电脑屏幕一直亮着,但鼠标没动一下,林杏子心不在焉地窝在黑色软椅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门的方向。

  这房子隔音太好,从浴室传来的水声隐隐约约,林杏子在等待江言来跟她‘算账’的时间里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她最爱的好像不是钱,是色。

  手机叮咚叮咚响,一直有消息进来,林杏子嫌吵调了静音,书房门虚掩着,江言推门进来时,她动作太大膝盖撞到桌子锥心得疼,“嘶……”

  “吓着你了”江言江把杯子放到桌上,手握着她小腿轻轻抬高,她膝盖撞破了皮,红了一大片,“抱歉,我下次敲门。”

  林杏子没脸见人了,闷闷得趴在桌上。

  江言帮她揉膝盖,她腿脚有些凉,“冷不冷”

  “……有点。”

  “那还穿这么少。”

  林杏子进书房就把外套脱了随手丢在椅子上,身上只有一套睡衣,黑色的,领口有蕾丝,裙摆到膝盖上面一点,但她坐着,裙摆往上卷,就只堪堪遮住大腿根,白嫩脚趾勾在地毯绒毛里微微蜷着。

  “这件是新买的,买回来第一时间穿上是对新衣服最起码的尊重。”

  就没想到便宜了展焱。

  “跟林桑一起逛街了”

  “没有啊,我一个月前定的,前几天到货了,一直加班没空去取,陈助理去帮我们公司艺人拿礼服,正好帮我带回来。”

  不问展焱,问什么衣服。

  “不疼了,你……”她还没说完,腰间一紧,脚下腾空,转椅被往后拉了点,他坐下来,她被抱着坐在他身上。

  江言拿过热好的牛奶放到她手边,“在看什么”

  “公司的季度报表,我做不好,舅舅会失望,”林杏子意思意思地看了几行,但心不在工作上,“嘶……动了一下又有点疼,你再揉揉。”

  她膝盖破皮了,一直揉会更严重,也容易感染,江言手避开了她膝盖,指腹落在她睡衣裙摆边缘轻轻摩挲,看着她耳垂一点点漫上绯色。

  “你高一成绩很好,但英语差,后来为什么出国”

  那一年海市的毒贩就已经十分猖狂,三个月内市公安局就牺牲了六名缉毒警察,其中一个警察的儿子被砍掉了一根手指,林旭东几乎住在警局,李尧公司出了问题,被依法逮捕,李青也在那个时候病了,家里收到一个恐吓快递当天,林旭东就当机立断决定送林杏子出国。

  林杏子当时不懂。

  回想起那几年,她情绪低落,只是说:“爸爸决定的。”

  江言不是过分在意展焱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而是展焱提醒他错过了很多时光,总觉得遗憾。

  电脑屏幕上全是数字,“这些都必须要在今晚看完吗”

  林杏子心里躁躁的,江言给了她他介意展焱的错觉,可他又只字不提。

  “我都看过了,但要好好想想开会的时候怎么跟股东们交代,你先睡吧。”

  她要起身,圈在细腰的手臂却悄然收紧。

  “刚才不是还要帮我脱裤子么”

  男人的呼吸落在颈间,林杏子觉得痒,也被这句话弄红了脸,“你你你你你好心机!”

  江言下颚压在她颈窝闷声笑,沿着她脖颈一下一下轻啄,大手握着她侧脸往后转,在她恼羞成怒之前亲上去。

  一记深吻后又退出来,唇舌细细描绘她的唇线,轻吮,厮磨。

  林杏子一手揪着他衣服,一手撑着桌沿,都越收越紧,指甲刮过桌面,留下浅浅的痕迹,呼吸也渐渐乱了。

  男人舌尖深入她齿间翻搅,又温柔舔吮,汲取她嘴里的奶香味。

  江言被拽掉了一颗扣子,衣服胸口也皱巴巴的,林杏子这样扭着头不舒服,哼哼唧唧的,江言放开她,吻她的后脖颈。

  他拉开办公桌左边的抽屉,一阵窸窸窣窣地声响后,摸出了一枚套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