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我愿意啊,江言。(正文完)_她见青山(婚后)
优书网 > 她见青山(婚后) > 66.我愿意啊,江言。(正文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66.我愿意啊,江言。(正文完)

  

  林桑好不容易抽空来趟医院,却被林杏子挡在门外,病房里有人,隔着门也听不清什么。

  “里面谁啊?”

  “江言他哥。”

  “难怪,”她就说林杏子今天心情挺好,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都快十年了,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平安回家了,你婆婆应该比谁都高兴吧。”

  如果林旭东也在,就更好了,林桑心里这样想。

  “还没说呢,晚上一起回家。”

  “江言能出院了?”

  “嗯,恢复得差不多了,回家修养更好,在医院还是不太方便,对了,你是不是认识人民医院整容科的秦医生?”

  “认识啊,高中同学,怎么了?你们公司艺人有这方面的需求?”

  “不是,江……”病房门从里面打开,林杏子扶着林桑站起身,“哥。”

  江沂出来之前戴上了帽子,遮住大半张脸,他身形颀长挺拔,调整帽檐的手骨节分明,从林桑的视线只看到他侧脸下颚线就觉得这男人不一般,他身上的气质和现在大多数网红或者流量明星小鲜肉不同,衣着打扮有些糙,一个在毒贩堆里卧底了十年的人怎么没有半点沧桑,反而是一种野性的男人味,又有点神秘,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江言就已经很出色了,一个娘胎里出来的能差到哪儿去。

  “出院手续办好了吗?”

  “好了。”

  “那你们先走,”走廊经过的人多,江沂习惯性压低帽檐,“我去看看秋池。”

  林杏子等他走远了才继续刚才的话题,让林桑帮忙约那位整容科的秦医生,抛开江沂的‘救命之恩’,他也是江言的亲哥哥,林杏子想为江言的家人做点什么。

  儿子‘死而复生’,江母难以置信,以为自己恍惚了,直到江沂跪在她面前叫了声‘妈’,她才如梦惊醒,整个晚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林旭东自首后,李青一个人,闲下来空落落的,林杏子怕她多想,更多的时候都住家里,江言把江沂和母亲安顿好后回去,林杏子还没睡,窝在沙发上看文件,电脑屏幕因为久久未动光线暗了下去,她视线落在窗外有些出神。

  她偏瘦,五个月了孕肚也不太明显,睡衣柔软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微微隆起的小腹。

  江言走近,在她旁边坐下,拿走电脑后顺势从后面圈住她,“在想什么?”

  “今天很高兴,”林杏子往他怀里靠,“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林旭东的审判结果出来了,有期徒刑八年。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她洗过澡,头发有股好闻的香味,淡淡的,像是某种花香,江言轻抚着她的小腹,喉咙微哑,“那怎么能让你更开心?”

  “你问我?”

  她语气不愠,江言顿住片刻,低头那一瞬却看到她满眼笑意,狡黠灵动,闪着盈盈光亮,像是将夜中星光揉碎了散在她眸里。

  对视良久,气氛渐渐多了点什么,江言低下头,也低声笑开,“那我好好想想。”

  ……

  昔日的展氏集团风光不在,高层管理人员跑得跑,躲得躲,财务被冻结,旗下所有子公司也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无法运作,再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

  诺大的办公室只剩展焱一个人。

  烟灰缸里横横竖竖躺着数不清的烟头,椅子东倒西歪,碎玻璃到处都是,A4纸从他脚边一路散到门口。

  江言按规定出示证件,“展氏集团董事长展天雄涉嫌贩毒,海市人民公安局依法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请展先生跟我们走一趟。”

  展焱抽完最后一根烟,抬头看向落地窗外。

  阳光刺眼,他转过身,布满红血丝的双眸视线从一个个人脸上扫过,最终落到江言身上,依然如往日那般高傲不屑。

  他们这种人,从出生就被捧到金字塔尖,从未尝过‘输’的滋味,‘尊严’两个字已经刻进骨子里。

  “你赢了。”

  江言给他戴上手铐,淡声陈述,“赢的不是我,是正义。”

  二虎把人押进警车,到警局是下午四点。

  江言给林杏子的助理打了通电话,然后去了一趟商场。

  天气热林杏子容易累,李尧早就说让她在家休息,等生完孩子再上班,是她自己不肯,该做的事一件不少,以前对她空降公司总部颇有微词的那些股东本想借林旭东的事大做文章,经过这段时间却也对她有了新的认识,李尧教了她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她在成长。

  “对对对,刚到楼下,进电梯了,”助理刚报完信,回头就看见本应该进电梯的林杏子站在他身后,被吓得一激灵。

  林杏子从他手里拿过手机,通讯记录里仅是今天他和江言的电话来往就有十几通。

  “你什么时候开始背着我和江言联系这么密切了?”

  “我……我……”

  助理一脸生无可恋,欲言又止,林杏子好像猜到了点什么。

  叁楼、七楼、十叁楼……

  到了。

  门开着,玫瑰花从电梯口铺到了客厅,七点多的时间正是夕阳最红的时候,客厅窗外半面天空被染得赤红。

  而江言站在晚霞余晖里,五官眉目有些暗,轮廓被勾勒得清晰。

  林杏子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看着他走近,一步一步仿佛是踩在她心上。

  “好俗,”她一贯口是心非。

  “是有点,”江言笑了笑,握住她左手抬起,戒指离她指尖只剩一厘米的距离,“娶你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她也依然嫁给了他。

  “你现在这是要补求婚的意思?”

  “对。”

  “那你是不是得说点什么?江言……你在紧张吗?”

  他耳根有些红,拿着戒指的手都汗湿了。

  “比我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还紧张,准备了很多话想说给你听,可是现在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只能临场发挥,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他单膝跪地,凝着林杏子的目光笑意温和,“当警察一部分原因是家人,另外一半是你,想着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等你,总有机会再见面,以前师傅总说我命大,我也不知道老天让我那么多次死里逃生是为了什么,直到你回来。”

  “我用我肩上的警徽起誓,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忠于国家,忠于你,忠于我们。”

  “那么,独一无二的林杏子愿意嫁给俗气的江言吗?”

  夕阳余晖洒进客厅,光亮照得他眉目清晰,林杏子笑着点头,“我愿意啊,江言。”

  (正文完)

  ———

  正文就到这里啦,接下来会再写一些番外,想到什么写什么,或者你们有想看的吗?欢迎点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