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雨过天晴_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优书网 > 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 11。雨过天晴
字体:      护眼 关灯

11。雨过天晴

  这次两人皆得了大趣味,身心俱爽,连老天爷都像有感知似的放晴了天。

  鼻尖还萦绕着对方的气息,软玉温香的躯体还在自己怀中依着,南宫墨箫都不愿意放开西门晴了。只一口一口地亲着他的细滑的脖颈和脸蛋。

  “别……不要了……”西门晴早就气喘吁吁,软地没有一丝力气,下身还黏黏糊糊的难受,更是只能把脸埋在南宫墨箫的肩窝处,低低地哀求着这个又一次彻底占了他身子的男人。

  “乖宝贝,我不弄了,你让我亲亲,回头便帮你穿衣可好?”西门晴挡也挡不住,只能任由他细细密密地舔吻了半天,像是在品尝琼脂白玉,都不理会怀中人都敏感地颤了起来。

  终于亵玩够了西门晴的身子,南宫墨箫这才一件件地帮西门晴穿起了衣裳。他从未帮谁更过衣,这是第一次,却觉得十分有趣,兴致勃勃地取过亵衣就要帮西门晴套上。

  “那个……还没穿……”西门晴好生尴尬,那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在人前不绑那布条自己又不习惯。可让南宫墨箫帮他穿戴这束胸不是更要让人羞到骨子里去了?

  “哦,那个啊。”南宫墨箫淫笑,把那布条随手一扔道,“那么漂亮的奶子被布条绑着多可惜,我们不穿那个了,新的墨萧已经给大哥备好了,就委屈大哥忍耐这一时半会的了。”

  这事情说来也正巧,在西门晴给南宫老爷治病之时,那裁缝遣了他的小徒弟给送来了上次给西门晴做好的衣裳,他在忙些别的,一时给忘记了。这回正正好,他想要亲手给西门晴换上那些衣裳,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样的绝色。

  西门晴是被南宫墨箫抱回房的。倒不是他不愿自己走,只是那腰肢就跟不是自己的一般酸软,站起身来的时候腿肚子直打颤,最后没法子,只要由着南宫墨箫给抱回了房,羞得他都不愿意抬起头来。

  这天怪异的很,方才还雷雨大作,现在却艳阳高照,地面上的积水慢慢地被蒸发开去,整个山庄都因为雨后,空气特别怡人,连后山大片大片的野菊花都迎风招摇着,美轮美奂。也亏得南宫墨箫臂力过人,抱一个西门晴不费吹灰之力,他走的不快,像是就想一直抱着西门晴一般。

  西门晴偎在他胸膛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不自觉就有一些恍惚。这个是自己妹夫的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和自己发生了不伦的关系,但他也是第一个如此关心他的人。

  西门晴从小到大没有没被人捧在手心上疼爱过,他的生母是个丫鬟出生,由于生了他这个怪物,便完全失宠了。母亲整日愁眉苦展,对他冷言冷语,吃的是凉饭剩菜,穿的是粗麻布衣。小时候,他只觉得是自己不讨母亲喜欢,自己那些妹妹们也经常循着缘由欺负他,可是大了便知道自己的身子是有残缺的,既无法给西门家传宗接代,又不是真正的女人还能跟妹妹们一样嫁人去。

  他父亲也对他横竖不对眼,一年都未必能见上一两次面。可是西门家好歹也算是武学世家,即使不让他学习西门家的功夫,也不能出了个一点功夫都不会的孩子。于是在他七岁那年,他父亲便给他找了个

  师傅,教他一些江湖上常见的腿脚功夫,能自保也就罢了。

  西门老爷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师傅并不是一个江湖上行走的武夫,他非但轻功了得,还精通医理。也算是师徒两个投缘,师傅将自己平生所学都教与了他。

  师傅对他要求极为严格,如果第二日做不出他教的功课,那尺子打手心是免不了的责罚。虽然师傅是他这辈子第一个真正对他好的人,可那种好,是为人师傅的恨铁不成钢,和南宫墨箫的还不一样。

  在南宫墨箫身上,他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南宫墨箫会在他一个人被困在山洞后,冒着大雨来寻他,会在他被蛇咬后,不顾自己的安危吸他的毒血,还会想着他是否吃好了穿好了,甚至找来了城里最好的裁缝给他做衣裳。

  西门晴心底里其实是很感动的,他第一次要了自己身子后,自己明确地拒绝了,他也未曾再猥亵半分,当然口头的不敬不算。这一次,算来也是自己的问题,要不是自己被蛇咬了,也不会闹到两人都中了淫毒,非得交欢一场才能解开。

  想到那场畅快琳琳的欢好,西门晴脸都热了。他心里知道南宫墨箫对他的好,也不过是想跟他做那种下流之事,可人就是这样的,从来就是生活在阴暗角落里不被关注的人,往往比谁都渴望被人放在眼里,惦记在心上。就算那个人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妹夫……

  西门晴更厌恶自己了,他好歹还算个男人,竟然对和妹夫苟且这一事似乎不再那么抵触,有些隐隐的期待,甚至坏心眼地想着,如果这事情被妹妹知道了,那可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他在南宫墨箫怀里胡思乱想着,南宫墨箫却突然停了下来,他觉得奇怪,扭头一看,站在前面的不是自己刚才还在想着的妹妹又是谁?

  “墨萧,你搂着我大哥是做什么?”这事说来也巧,西门盈午休刚醒,带着两个婢女正在放晴的山庄里走动一下,却看见了自家相公搂着大哥从后山的方向走来,看样子是往大哥的客房里去的。

  两人的衣服都不怎么整齐,特别是西门晴的,还湿嗒嗒地贴在身上,要说多奇怪便有多奇怪。

  “哦盈儿,大哥去后山给我爹采药,伤了脚无法走动了,我便把他抱了回来。”这话算半真半假,西门晴的小腿上确实因为蛇咬而有些肿起,西门盈狐疑地望了一眼西门晴的脚,看上边红红肿肿的,像是有伤口的样子,也就将信将疑地没再问下去。

  “大哥伤了脚你该叫个家丁抱着他,然后请大夫才对,相公这么抱着他太不成体统了。”她柳眉皱起,一脸厌恶地看着这个在自己相公怀里的怪物哥哥,这副柔弱的摸样也不怪自己相公一脸心疼了,是个男人都会恨不得亲自把他抱回去的吧?

  “是我不周到,委屈了大哥了。”南宫墨箫也懒得和这女人瞎扯,他搂着西门晴往客房走去,边说:“你大哥疗伤要紧,我先送他回房。”也不顾西门盈咬着唇一脸妒恨地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这实在是给未来留下了隐患,女人一旦妒忌起来,当真是最毒妇人心。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https://m.youshu8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