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自我抚慰_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优书网 > 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 25。自我抚慰
字体:      护眼 关灯

25。自我抚慰

  就摸一摸好了,忍了那么久,摸几下也不会怎么样的。西门晴已然被刺激的情欲征服,他欲火滔天,心里想要的紧,竟不顾羞耻当真光天化日之下抚摸着自己的肉木奉。

  那处不是很大,即使坚挺着也不知道比不比得上妹夫那根的一半,干干净净的颜色,还粉粉嫩嫩的一看就没什么出息。西门晴手嫩,轻轻套着这根不知廉耻的东西,也只是觉得有些舒服,一点都赶不上妹夫那粗糙的大掌在自己的肉木奉上摸来摸去,只要套弄个几十下,他就能没用地享受到极致的乐趣。

  书上的人儿比他可幸运多了,那个面容清秀可人的男孩子,正被另外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用嘴伺候着,把他不堪入目的东西含入嘴中,一定十分的紧热。下一张图却更为无耻,男孩子被托起了圆翘的白臀,分开那股间,被吸允舔舐着股缝中羞羞答答的禾幺.处。

  墨萧以前也极爱用唇舌欺负他,烫热的嘴包裹他的肉根之时,那种快感是直冲下体,胀痛非常,脑中激荡一片,就想着挺腰出精。可当墨萧舔弄他的花穴和后穴的时候,那种缠绵悱恻的快乐竟是比被允了前边还要销魂蚀骨,让他欲罢不能。

  他的花穴,只要被墨萧一碰,就会使劲地流水,墨萧便会下流地把他流出来的脏水全喝了,喝光了还不算,墨萧还会用硬挺的舌头往他花穴里探,似乎是想要引出他更多的霪水似的,如何也吃不够。而他的后穴,虽然没有花穴如此淫浪喜好出水,可被舌头舔进来的时候,也会用力地把墨萧的舌头夹住,真是不知道是为了让他退出去好,还是指望着让他舔得再深一些。

  被嫩手摩擦的小棍子已经颤颤巍巍地流出了眼泪,可就是达不到极致之处,西门晴心中烦躁,干脆对它置之不理,转而触碰那泛滥成灾的地方去。

  阳光斜斜地洒在他身上,空谷幽兰的山谷里人四处听得到鸟语花香,仿佛有许多人正在观看这个挺着肚子,双眼湿润,满脸春意的男人如何银荡地亵玩自己的身子。

  肚子挺着,手摸起来有点不太方便,西门晴此时早就不知道廉耻了,他自从离开南宫家后,已然克制了自己太长的时间,每次有了欲望也只是迫着自己快去睡觉,只因不敢做这种糟糕的事情。

  可这画本着实刺激,把他潜藏在内心,试图隐忍的欲望全给挤压了出来。也再也没有什么矜持,只想学妹夫一样好好地搞一搞自己,让自己再次重现体会那种被弄的快乐。

  他嫌隔着肚子摸的不舒服,将两腿大大打开,各搁一只在椅子两边,如果有人进了这个后院,能第一眼便看见他挺翘的泛红的肉根,和包裹着肉根的,银荡又媚惑的女性才有的花穴。那地方在手指的逗弄下正泊泊流水,全都汇到了后穴,被后穴饥渴地吸了进去。这已经成为了后穴自我满足的本能了,它像是知道只要自己够湿润,便能勾着妹夫插入自己,狠狠地娈干自己,把自己娈地叫都叫不出来最好。

  西门晴已然无心看书了,眼前都是妹夫玩弄自己的景象。那个冤家,根本就是生来欺负他的。他最爱用手指戳到花穴里,也不戳深,只是在穴口浅浅菗揷,那儿似乎有个地方极敏感,被多插几下,即使是手指都能不要脸地喷出更多的液体喂食饥渴的骚穴。

  他学着妹夫的手法,也在花穴里钻钻捣捣,这边戳戳,那边按按,可就是找不到那个让他爽快的地方。西门晴都记得要哭出来了,为何妹夫只要一碰他

  便能让他喷水,自己怎么弄都没有效果呢。

  幸好一个不行,还有另外一个可以承欢的地方。西门晴拔出湿漉漉的手指往后穴探去,那边已然吃够了花穴流下的霪水,湿嗒嗒,热乎乎地欢迎着手指进来。

  没有挨肏的日子,想来那骚浪成性的菊穴是饿坏了,刚闻到肉香,就紧紧地缠住他的手指不放了。

  比起花穴,那儿自然更滚烫更紧致,西门晴觉得自己动手指都困难,但肠道的深处像是在发骚发痒,只想着让他戳进去深点,好给自己止了痒意。

  西门晴硬着头皮,想象着这不算自己的手指,而是墨萧的手指,不必如此羞耻地不敢插进去,反正这身子早被妹夫玩弄的不成样子了,现在至少用手指插一插后穴又能算得了什么。

  手指终于全部没入后穴,西门晴这才开始大口喘着,慢慢菗揷了起来。一开始紧紧的肠壁也只是柔柔地包裹着他,可那地方越来越食髓知味不说,还蠕动着想要让手指快点肏,最好擦到里面的每一寸,不然就是比方才还要瘙痒不堪。

  西门晴没主意,只能噗嗤噗嗤地大张着腿,自己插自己的骚穴。

  “啊……”他突然一声浪叫,似乎是被自己点到了不该点又万分渴望的地方。那里只要轻轻地撞一下,整个腹部都像抽起来一般快感连连,让他连嘴都管不住,只能浪哼出声来。

  既然成功了一次,手指便也熟门熟路,菗揷几下都要蹭过那个糟糕的地方,暖暖的热意从下身传至四肢百汇,那浪荡处的瘙痒似乎也被缓解了一番似的。

  “相公……啊……再顶我那儿……求求你……”他哭了出来,好像在娈干自己的人不是这个不着力的纤纤玉指,而是南宫墨箫粗大的宝贝。那宝贝又黑又长,还烫热的过分,长得凶神恶煞的亀头每次都残忍地捻着他可怜又脆弱的小骚心,无论他怎么求饶都不会放过他,一定要让他被插射了才会罢休。

  西门晴的手动得越来越快,进不到更深的地方他很着急,可再着急也没有办法,只能多多地伺候那个敏感的,被一碰就不行的地方。幻想着正是墨萧在干自己,把他两条腿固定在太师椅的两边,腰像是不会停一样往他里头撞,把痒得地方都磨舒服了,直到他受不了,紧紧地抵着那个地方就开始往里射那烫的不得了的子孙精,把自己烫得浑身抽搐,忍不住也跟着一块射出来才好。

  “啊……唔……相公把我烫死了……”仿佛真的感受到了被激射的快乐和满足,酸胀的不行的地方一紧,西门晴腰猛地一挺,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前边一直立着的肉芽终于大方地射了出来,量还不少,全射到了他的衣衫上。

  绵绵的快意使得西门晴瘫软在了椅子上,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待到快意过去,西门晴恢复了神智整个人都羞得无地自容了,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从此不要见人。自己竟然因为看了几眼那种不堪的画册,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骚浪地自己玩弄自己,还把自己给玩弄舒服了。

  虽说这山谷除了自己也没别人,啊不,怎么没有别人,肚子里的宝宝肯定目睹了全过程,正在嘲笑鄙夷自己的银荡吧?以后……以后一定不能再做这种事情了……再想也不能做,不然把肚里的孩子教坏了可如何是好。

  西门晴更绝望了,赶紧把射在衣衫上的白浊擦净,万一师傅回来了,他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https://m.youshu8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