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一尝所欲_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优书网 > 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 31。1一尝所欲
字体:      护眼 关灯

31。1一尝所欲

  “就是要那么深!只有相公能干到你那么深,让你这么爽!听清楚了没?”凶神恶煞的亀头像开路先锋似的挑开媚肉的包围,直顶着西门晴的花心,一来一回把他磨得里面都着了火,紧紧地缩着想留住肉木奉,不让他再动了。

  南宫墨箫可不会如他所愿,狠狠地搓了花心上百下后,明显得感到西门晴整个人被他干到了极致,浪啼不断,腿肚子直颤,下面像要绞断他似的有规律的收缩,连白嫩的脚趾头都蜷了起来,第二次喷出了大量的霪水,全打在了南宫墨箫的小腹上。光是穴儿到了还不够,前端的玉茎不甘寂寞地跟着一起,激动地射出一些白浊,量虽不大,但竟都打到了西门晴白嫩的脸蛋上,配上涣散的眼神和银荡的表情,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南宫墨箫也忍不住射了一发在他的嫩穴儿里。

  “唔……嗯……”西门晴被烫得直哼哼,身上是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乖乖得受着男人在他的小穴里喷精,忍着肚子里一烫一烫的感觉。

  “宝贝儿你还是那么美,那么好。”射完一发,南宫墨箫也不把有些软掉的东西拔出来,而是在嫩穴里继续呆着,一口咬住了西门晴的小嘴儿,和他黏黏地交换着亲吻。其实此时西门晴早就没力气和他吻,只能张着嘴任他玩弄罢了。

  他也不知道被吻了多久,只觉得下身又噗噗地涨了起来,想来也是,墨萧平日里只出一次那也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两人都是久旱逢甘霖,自然再起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相公……这次……嗯……弄后面可好?”这么银荡的话说出来西门晴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了。可是前边的玉茎和花穴儿都满足了,习惯于被玩弄的后穴却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地一直被冷落着,连妹夫帮自己舔的时候都没有碰过他一下。方才在爽快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那快感过去了,被妹夫亲着吻着,底下还插着,那地方便不甘寂寞地搅动发痒了起来,提醒主人千万别忽略了他。

  “宝贝儿,相公正有此意,你且等着。”南宫墨箫爱极他又银荡又害羞的样子,倏地拔出了黑亮的大屌,托起了他的美臀就往后面那个也在吐水的销魂之地撞去。

  西门晴的雪臀要多白嫩就有多白嫩,生了孩子之后更显得丰满有有肉,臀间的嫩穴粉粉的招人喜爱,贴上南宫墨箫的东西,黑白这一对比,激得南宫墨箫连慢慢挺进去的温柔都忘了,简直是一插就插到了底。

  “啊啊……唔……”西门晴只有咬着自己的手指才能阻止自己发出这么不堪入耳的浪叫,可是后穴被进入的激烈程度真是比被肏前穴都比不上,南宫墨箫的大屌像是长了眼睛,才进去就知道往他穴儿里最敏感的地方采,没被采到一下,快感便顺着尾椎自下而上传遍全身。西门晴颤的没了编辑,大腿分开,柔顺地用后穴夹着南宫墨箫的大屌,一缩一放,给他最好的鼓舞和奖励。

  “你这洞比前面的骚穴还要骚,又紧又浪,相公实在是喜欢死了。”南宫墨箫之前射过了一次,这次就想慢慢地好好玩弄这个小浪货,他肏得又慢又重,浅浅几下再深插一下,那要命的下流东西不但会肏,还会顶着西门晴的敏感点使劲得转圈圈,挑逗得他骚浪的肠壁不断夹着大亀头,还不断地分泌

  骚肠水。

  “啊唔……我也喜欢……好想相公……这么肏我……唔……”此时的西门晴真的已经被肏穴的快乐冲昏了头脑,以前打死他都不敢说的淫言浪语毫不犹豫地冲出了口,似乎说这种话能缓解被弄得不上不下的糟糕感觉。

  “那你还逃不逃了?你走了相公怎么肏你?说!”南宫墨箫见骚穴品着自己的大屌正舒服,坏心眼地顶撞在骚心上,就是不动,非要逼迫一下浪得没了正形的西门晴不可。

  “不逃……不敢逃了……相公求你动……动嘛……呜呜……”这种舒服又难受,瘙痒又得不到缓解的感觉折磨得西门晴要哭了,他轻轻款摆着腰肢,吞吃着男人的大屌,想自己刺激碰触里面最骚的地方。

  男人却不如他所愿,征服欲十足地扯着他的跨不让他动,自己大力地动起了腰,对着里面又撞又点。这下南宫墨箫没再保留力道,已经把这小骚货弄哭了,再不好好地肏他回头都不肯跟自己回家了。

  南宫墨箫当真要玩起人来,那手段岂是西门晴可以应付的?只见他把西门晴的身子翻转过来重新入穴,每一次拔出的时候都浅浅地只留下一个亀头在穴儿里,再进去则是妥妥儿地点到小骚心。光点也就算了,拔出去的时候还能留些恢复的时间,可他才不给西门晴留喘息的空儿呢,采到了便重重地捻,捻完了才拔出去,不消刹那,那力大无穷的东西又顶进来再次欺负他。

  循环往复的菗揷和揉弄,西门晴像一只漂泊在汪洋大海里的小舟似的,身不由己地被人玩弄后穴,一开始还有力气跟这妹夫的节奏收紧穴口或者放松让他进去,到了最后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放松着下边,仿佛是被打开了命门一般,妹夫想入便入,想出便出。

  这样反反复复地被才到骚心,西门晴都叫唤得嗓子都哑了,也叫不出什么好听的,只会嗯嗯啊啊地叫老公,讨饶求他轻点或者重点。南宫墨箫肏得满足极了,后穴果然比雌穴感觉更好,自己这小娘子的更是个宝地,不过分湿滑也不极度紧窄,生生地把他那个子孙根绞地连老家都不认得了,只认得他一个,只想在他的骚穴里出精。

  “你知不知道,我找到你便不会再放过你了,就算断子绝孙也只跟你一个人好。”南宫墨箫也不知为何,就这么将心里藏着最深的话给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西门晴听到这话,像是被点了什么致命穴道一样,本来无力的肠道忽然抽搐似的紧缩了起来,他哑着嗓子连声浪叫,口水都不自觉地流出来,那后穴里最致命的地方暴涨一样难受,紧紧夹着妹夫的大屌,亲热地擦着他的亀头,浑身过电似的,无比酸涩地炸了开来,这就喷射了今晚的第三次阳精。

  他还痉挛着身子,肠道里一按一咬地把南宫墨箫吸搅得太舒服,他虎吼一声,在西门晴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反应过来,狠狠地又肏弄了他十几下,然后放松精关把所有的东西都打进了他软软的肠道里,全喷在那最淫靡的骚心上,又烫得西门晴憋出了一小股白浊。

  两人这下都算稍微缓解了相似之苦,大汗淋漓着亲在了一起,也不深吻,就是逮到哪儿亲到哪儿,也不嫌对方身上黏腻,似乎一点点都不愿意分开的样子。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https://m.youshu8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