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干柴烈火_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优书网 > 爱你就会玩坏你(高辣文) > 8。干柴烈火
字体:      护眼 关灯

8。干柴烈火

  请记住本站名:★新第三书包网★,天才妙计本站域名:★★!

  “我……我热……”最先发作的是阳毒,燥热难当的西门晴主动贴上南宫墨箫,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依进他怀里,腰跨还扭动着蹭男人,似乎男人能给他降温一样。他小嘴还未被怎么舔弄便乖巧的张开让男人的舌头伸进来戏弄自己的唇舌,唇舌交缠中,湿漉漉的衣裳被蹭了个大开,顺着肩膀滑了下去。

  南宫墨箫被他这浪荡摸样惹的激动不已,舌头又深又热地纠缠着他柔嫩的口腔,两人情动不已地交换着口水,不一会西门晴已然脱光了衣裳,只剩下严严实实裹着的束胸。

  如此一来,西门晴更觉得酥胸胀痛不已,急欲解开那讨人厌的束缚。他嗯嗯啊啊地纠缠贴磨着南宫墨箫壮实的身子,一边吐气如兰地轻哼:“唔难受……帮我解开……”

  南宫墨箫比谁都愿意干这活,他乐得一边不时亲吻西门晴的柔嫩的脸颊脖颈,一边将束胸层层解开,露出了让他朝思暮想的漂亮乳防。

  “宝贝儿还难受么?要不要墨萧帮你摸摸?”西门晴的皮肤烫得惊人,连乳防都握着烫手,南宫墨箫手掌一热,像揉捏团子似的玩弄白皙粉嫩的乳防,粗糙的指腹不时擦过早就硬起来的奶头。他两手一起揉着,一会顺时钟摆弄,一会又逆时针转动,西门晴只觉得两个乳防都涨的不像自己的了,又酥又热地也主动拱着南宫墨箫的手掌,用实际行动告诉妹夫自己有多爱他的触碰和占有。

  可光摸如何满足得了色欲熏心的南宫墨箫,他只觉得手中感觉极佳,又想起了这乳防是如何的香软滑甜。喉咙一阵干紧,南宫墨箫便将西门晴的双手置于他的头顶之上,如此两颗乳防是如何都挡不住春光乍泄了。

  南宫墨箫痴迷地看着这对刚才被自己把玩了良久的漂亮小东西,心想着真不知是否也跟女子一般,待有了孩子之后还会产乳,若真产了乳,必然香甜无比,自己可是一滴都不会放过的。他想着想着便跟这乳防真已然会产乳一般,饥渴地一嘴咬上,舌头随便舔弄几下就大力地允了起来。

  “唔……别……别吸我的奶子了……好疼好涨……”西门晴双手被制,乳投被吸得又疼又涨,像是真有什么东西会被吸出来一样。他有些羞耻也有些爽快,只能扭着身子想避开,不料非但逃无所逃,却像是把奶子更多的送进南宫墨箫的嘴里一般,让南宫墨箫允得满足至极。

  有道是学坏容易学好难,西门晴原本身子就比普通人敏感,又在数月前尝过了与男人交欢的滋味,现在还身中淫毒,简直没有任何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思不渴求男人。他乳防被大力地戏弄着,下身的玉茎也涨痛得不行,可怜巴巴地顶着南宫墨箫的小腹直摇摆磨蹭,想缓上一

  缓自己的这种羞死人的酥涨。更可耻的是,非但玉茎翘了起来,连花穴也一阵一阵地充血胀痛,像是回忆起了那日被妹夫奸淫,大肉木奉在里插得他霪水乱飞,高声浪叫的快美。

  他都荡的要哭出来了,只能求着男人也赶紧照顾照顾自己的银荡处:“嗯……啊……弄弄我下边……下边也难受……”

  南宫墨箫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的奶子,他把西门晴放倒在石床上,扯开亵裤,分开他的大腿,便看到了那被情欲折磨的漂亮小东西。精致漂亮的荫.经已经竖得几乎贴在了小腹上,露出下面雌性的器官,一张一吐都诉说着自己有多饥渴多难耐。

  “你要我怎么弄你下边?”南宫墨箫体内的热流也窜的更快更高了,他整个大掌覆上了水意盎然的雌穴,用拇指揉着顶端的荫睇,下面的中指顺着蜜穴缝口来回敲打着,轻轻松松又带出一摊子骚水,滑腻得让人恨不得现下进冲进去让穴儿再多挤出点香甜的蜜汁来。

  “啊……唔……”西门晴的被抚弄荫睇和花唇,热的更厉害了。虽然那处也想要的紧,但阳根发泄热潮的欲望更是强烈。他下意识得伸手套住了自己火热的阳物,刚想套弄却被南宫墨萧扯开了手不让他动,“骚货不许自己摸,想要的话就求我。”

  “唔……先……先别弄我的穴……上面好涨,先摸我上面,求你……”他双手重新被绑在头顶,无法自己摸,只能霪乿地长着大腿任男人亵玩他的身子,只盼着男人能省省好帮他撸下稍微缓解下他体内逼人的阳气。

  南宫墨箫见他骚的可爱,也不过分为难与他,强忍着自己的不适给他上下套弄玉茎。西门晴的玉茎生的又嫩又美,即使是因为动情胀大,也是怯怯的小摸样,丝毫不见寻常男根的张牙舞爪,更无法和自己滔天的巨龙相提并论。

  南宫墨箫越看越欢喜,干脆俯下身将小肉木奉含进了嘴里吞吐起来。

  “啊!”西门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享受过这等服务,他荫.经被含,被刺激的一声尖叫,挺起腰臀本能地将荫.经耸得更高。燥热的荫.经被柔软的口腔包围,又紧又滑,灵活的舌头烫贴地席卷他,偶尔扫过敏感的出精孔,他感觉自己像是飘到了云彩之上,心下是又恐惧又爽快,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厢南宫墨箫也帮他允得很是满足,心上人的小肉木奉一点异味都没有,甚至有些馨香,想必是水汪汪的阴户里传来的味道,他将肉木奉含在舌头与上颚之间,下唇还故意拨弄张着嘴等着投喂的小骚洞,仅仅是这么小幅度的拨弄,一股一股的霪水就乖顺地往他嘴里流去。男人的口水和自己的霪水一起包裹着自己的荫.经,这种感觉太银荡也太刺激了,随着南宫墨箫舌头再一次刮过马眼,西门晴再也受不住了,一声浪啼,精水都喷到了南宫墨箫的嘴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oushu88.com。优书网手机版:https://m.youshu8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